精华区 [关闭][返回]

当前位置:网易精华区>>讨论区精华>>热门游戏>>CS反恐精英>>.:: 写自己的故事 ::.>>CS情感篇人质宣言(原创)

主题:CS情感篇人质宣言(原创)
发信人: hcl9830(东皇太一)
整理人: dani.nn(2002-07-06 22:29:32), 站内信件
      CS之人质宣言


  我生活在CS这个世界里,我是一名科学家--枪械专业。名字是设计师们起的---Mikhail。1956年前苏联接受复活实验,是世界上第一批拥有两种思维的人。尽管我根本就憎恨杀人工具,但由于处在的世界不同,我不得不按一定的逻辑关系拼装那些个钢铁管管。

   也不知是从何时起。我们被政府作为诱饵来捕捉高智商的匪徒---他们需要科技,有了尖端科技才足与政府对抗。因此,他们不顾一切的收罗人才。
    尽管我不懂政治,自从我的妻子被匪徒杀死以后,我愿意作诱饵,匪徒的惨叫很动听。
  我每天按预定的程序进试验室工作,这个早晨阳光和往常一样温暖,我舞动着双臂重复昨天的动作。
   “早上好Mik博士!”
  助手罗莉依旧微笑着和我打招呼。
  “好。”
  我冷冰冰的回答,妻子死后我对每一个女人都抱冷漠态度。
   “开始工作。”
      我往手上套着手套,跨向工作台。我的目光落在计算机上。
 “该死的!”
  我咒骂着,一只试验用的小白鼠正趴在显示器上,它圆不拉叽的小黑眼珠竟也透着一丝机灵的光,它一边傻乎乎的盯着我,一边用小爪子挠着液晶面。我生气的抄起根钢管,有人猛的从后面抱紧我:
  “喂~老兄,它没招惹你吧?你下得了手?”
  是隔壁的生物博士亨利,复活志愿者之一。我放下棍子,走到休息桌为自己冲杯咖啡,一边吐着气说:
  “再管教不好你的小东西的话,它将会以一 道白鼠胡萝卜汤的身份出现在你面前!” 
  “是的,是的!”
  亨利陪着笑把小白鼠领走了。我把咖啡一饮而尽,再次走到工作台前,操起改装过的AK-47S瞄挂在墙上的希特勒画像。
  “哒哒~~~~”
  几乎是垂直状的弹痕触目惊心,后座力 依然可观。“后座力,该死的后座力。”我喃喃道。
  “在枪口加铅不是可以减小枪头上抬的弧度吗?”
  罗莉插嘴。一道灵光 闪过。我受到了启发:我取消了瓦斯推动子弹,且增长了枪管,把“香蕉”弹夹向前移动了三厘米。AK-47C即将诞生。
  “这是AK的最完美型,哈哈~~~”
  我抬眼看了看挂在画像旁边的钟表,三点,嗯~,我停下手伸了个懒腰示意罗莉拿条毛巾, 自己则抄起块巧克力,正当我把巧克力放进嘴里准备冲咖啡的时候,外面传来巨大的爆炸声,接着是吵杂的交火。罗莉忽然脸色惨白的抓住我的手:
  “怎么办?博士?”
  我费力的将粘在上颚的巧克力弄下来,才腾出手推开她:
  “每次都这样,有什么大惊小怪,最终结果肯定是匪徒被杀而我们安然无恙。前后只需要五分钟--令人讨厌的杀人游戏。”
  我倒了杯水,慢慢的享受咖啡甜美的雾气。罗莉蹲在地上,双手蒙着脸,似泪的亮晶晶的东西往外涌,她的肩在颤抖,我仅仅是扫了一眼,跟上次没什么特殊的,不过这次她好像真的在哭泣。不管她。
    我从怀里掏出妻那发黄的照片。
  “艾丽丝,我已经在为你报仇了!”
  我在心里默默的说。
    我举起照片走向窗口,让它呤听匪徒的惨叫。
    这些令人讨厌的家伙曾企图收买我,可惜金钱对我的诱惑力早已随四十年前的复活付之东流了, 于是他们杀害了我的妻子,并带走她的尸体。
    我后来获救,接着开始我的诱饵生涯。每记起此事,我都会愤怒,我发誓:我要杀光所有的匪徒!于是制造了攻击力一流的AK-47。
    我静静的坐下来,静静的欣赏着惨叫。其实我的手是冰凉的,我的心更加有一种说不出的复仇感。
    我只需要二十分钟。AK-47C将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武器。一切平静后,就完成它。
    我找支烟点着,雪茄丝丝的冒着青烟,混和着浓浓的咖啡香味刺激着大脑皮层,紧张的肌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松弛。三分钟,我在大脑中计算着,再有三分钟,一切将重归平静。
    但是,激烈的战斗使时间过的更快。时间不知不觉中已经流逝了五分钟。
    我开始焦躁不安了。
    我扔掉烟蒂在屋内踱步。
    空气中的****味已经占领高地,枪声不但没有消失,而且欲加激烈,手雷的强烈爆炸气浪冲击着异常脆弱的玻璃,能听见远处玻璃的碎裂声音。
    这时有人上楼梯,特有的皮靴敲打金属地板的声音。终于要结束了,我松了口气。
  “呯--”
  门是被踢开的,涌进满屋头扎红布条的家伙,朝霞一样充满屋子。手中的枪映着红光AK-47的标志,更是令人发指。我几乎升起了一种自杀式的绝望,阴沟里翻船。我望了一眼躺在工作台上的AK-47C,****的枪膛,像僵硬的肠子,死气沉沉的颜色无法把担当除暴安良的重任。我几乎无法抬头。忽然后脑遭到重击,眼睛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朦胧中,我见到了已故的妻子。
  “艾丽丝--”
  我兴奋的呼喊着向她跑去。
    她转过脸--一张充满委屈的脸,整个脸庞被一层灰暗的颜色所笼罩,小巧的鼻子此刻是无助的微翘着,长长的睫毛已经无法掩盖晶莹的泪水。我的心在悸动,我颤抖着把她拥入怀里,用沙哑的声音说:
  “我们……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四周忽然响起恐怖分子尖利的冷笑,几双有力的左右手把艾丽丝从我怀中拉走。
  “不--!”
  我几乎是苍白无力的伸着手希望能抓住艾丽丝,但我失败了。
  呯--”
  枪声,鲜血蒙住了我的双眼。

  “……艾丽丝……艾丽丝……;不要离开我……”
  我抱紧了艾丽丝的尸体。
  “不会,我不会离开你!”一个声音回答。
    我从颤抖中惊醒。罗莉正缩在我怀中,仰着脸看着我,有和艾丽丝一样的长长的睫毛。我忙松开手,往后缩了缩。借着昏暗的灯光,我环视四周,还有一些其他人,都是科学家。我才记起自己已被俘虏。我下意识的向四周摸索,除了一些潮湿的纸箱子以外还摸到一只死老鼠。
    作为人质,我们只能静静的等待希望。也许是几分钟 ,也可能是几天,我们将被神勇和警察拯救。
    诱饵被吃进肚子,应该是政治家的失误。
    罗莉向我儿挪了挪,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用颤抖的声音说:
  “我们会死吗?”
  我冷冷的扫了她一眼:
  “听天由命。”
...............................
  终于,曙光透过窗子。
  悦耳的警报尽情的发泻着。
  
     “就要恢复自由了!”
  罗莉激动的抱紧了我。我吃力的想抬起手阻止她,但冥冥中有一股异常遥远的力量排斥着这种意愿,只能由她密切的与我接触,.....艾丽丝的气息........
  
杂乱的枪声,渐渐逼近,我们屏住呼吸。
  金属质感的门被打开。一个手端MP5的警察神兵般的闯入。其它的人欢呼着向门外冲去。只有我呆住了,因为和警察一块进来的是颗哧哧冒烟的手雷。
  “危险--”
  我的体内忽然迸发出一种几乎是与生俱来的力量猛的把罗莉扑倒在地。
  “轰--”
  整个屋子在摇晃,玻璃粉碎了夹杂着 噼哩叭啦的东西撞击地板。
    五秒钟后,一切重归平静。
    后背产生一种剥皮的疼痛。我努力睁开眼,耸立在我眼前的是只断手,微微张开的手掌已残缺不全,断外的裂痕往外淌着鲜红的液体。此时才记起身下的罗莉,我慢慢的歪在一边。罗莉顾不得满身的尘土小心翼翼的揭开我后背的衣服。
  “有块皮擦掉了。”
  她轻轻的说。
  “应该不严重。”
  我抬起眼看她,时间在对视的一秒钟定格。她的眼睛是异常的清澈,似乎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光亮--这种目光越来越柔和;越来越温暖,我沉浸在温馨的过去……忽然,我感觉到她的手颤抖了一下,猛得缩了回去。她的眼睛又被一种混浊的颜色所笼罩……
  惨叫透过墙壁传来。短命的匪徒--我在心里冷笑。
    然而……
    罗莉却敏捷的冲了出去,俨然似受过训练的战士。
    枪声又起……
  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在心里翻腾。
    促使我脑海中的政客思维开始活跃,一种真正的男子汉的气概充塞着胸膛,肌肉仿佛也瞬间澎胀起来。
    我咬碎了一颗牙吞进肚子,强忍着欲裂的疼痛刺激双手离开地板,腿终于恢复了生理机能。我看着满地的碎肢烂体,已经说出什么,眼前的一切都被鲜血沾染着,心中的所有也北仇恨包围。映着落日的余辉,我尽力轻轻的推开门。
  这是一条环形走廊,走廊上有尸体,尸体旁有枪--AK-47,我顺手抄起诞生有自己手中的杀人武器。中下方是大厅,贴着走廊堆满了箱子。出口是个卷闸门,看来只能从此处逃脱了。我清楚,自己几乎是唯一的幸存者,必须靠自己逃出去--尽管我是人质--尽管不符合逻辑。
  我拉了拉枪栓。猫着腰,向前搜索。鞋子拍打地的声音由远至近,我尽量把枪端稳对准出口的卷闸门,尽管不是第一次开枪,我还是大口呼着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并抽出手在灰不拉叽的大褂上抹了抹。是个身穿白色迷彩服头戴黑色防弹头盔的家伙。他没发现也不可能知道在这间房的阴暗角落里最著名的AK之父正端着AK-47锁定他。
  “叭--”
  那小子哼都没哼就躺下去了。虽然靠着墙,我还是被震的几乎倒下,该死的后座力,我在心中咒骂着。纵身跳到挨着走廊的箱子上。顺着油腻腻的帆布滑下来,抖着身上的土摸出门。
  阳光重新散在我身上,我呼吸着忘乎所以的迎着阳光冲出去。哦。获得自由的感觉。
  
    “哒哒~~”
  几发子弹迎面招呼,我一冷,随着溅起的尘土滚到一旁。还好,有堆箱子可以藏身。我仰起头,遮住依然刺眼的日光看清了正对着卷闸门的是座天桥,上面的家伙正紧张的晃来晃去,原来是个新手,不加思索的点射结果了他的性命。
  
    密集的枪声闹市般的在那边响起。
    罗莉--
    我心里一激冷,不由自主的向枪声的方向跑去。
  激烈的巷战。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罗莉!不!艾莉丝穿着罗莉的衣服,抱着把肥墩墩的M249疯狂的扫射。弹雨中有防暴队员也有戴红布条的家伙。动作虽然敏捷的海军陆战队,在子弹的洗礼下显得苍白无力,只能任由子弹在自己身上描绘死亡。
  “ 不要--”
  我大喊
  “不要--”
   “艾丽丝”
  也许是声音穿透那层血雾。枪声骤然停止,我惊喜的冲过去。艾丽丝已经不见了,只剩下浓浓的****味伴着“汩汩”的流血声。满地的尸体,墨绿的、红色的布条、缠绕着的MP5、SG552……
    “哒……”枪声,又是枪声。
    我拐过小巷--满墙的弹痕,遍地的尸体,血腥的流体。有人闪过,我加紧脚步追去,果然是艾丽丝。她似乎在对着张墙发呆。右方的墙角探出一个头,绿色防弹头盔--海豹部队!作为人质,他没权力向我开枪,尽管在他眼中的是个拿枪的人质,但我们条件反射的对峙了两秒。然而他的枪口转向了艾丽丝
  “NO--”
  我狂喊着,顺手有AK-47向他砸去,枪歪了,子弹还是射出来,
  “ 哒哒--”
  我向他冲去。
  “FCUK YOU--!”
  “她也是人质!”
    我捡起枪用枪托砸他,我被掀翻倒地。他接着向艾丽丝的方向跑。
     “No--”
  我开枪了。强烈的后座力使子弹飞上了天,那小子转过身反过来追我。为了引开他我只能朝一扇门移动并躲在门后。脚步近了,他穿过门,似乎没发现我,而是蹦蹦跳跳的射击。不幸的是,他的脑门中弹,整个头颅炸开,脑浆溅了我一脸。还有匪徒?!我的第三波长导出数据,我握紧手中的枪,等待匪徒的出现。在红布条出现我视野中的一瞬间,我扣动了扳机,隔着木门,他的胸膛出现了完美的十字架,也给他的匪徒生涯画上了句号。我一脚踢开他的尸体,折回木门一步步挨向墙画。该死的,是副广告,一个男人给一个长发女人洗头,下面有字,不过看不太清楚--恶作剧。贴着画的地方有道门,我轻轻的推开,一台电脑正闪着光,我垂着枪,信步走过去,果然是写给我的:
    “Dear Mik:
         我是艾丽丝,或者也算是罗莉,我的尸体被带回这里接受复活试验。跟你一样,我的大脑中也存在两种思维。在恐怖分子控制的情况下,我被派到你身边卧底,复活前的记忆一下被压制着,直到你对我的爱唤醒了它。
    我将告诉你一个不为人知秘密: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是虚构的,是现实中的人设计出来供消遣的,我们经历的反复的被持与解救全是一场游戏,人的复生也完全由程序控制,甚至我们的感情 ……至少以前是。
在我冲出关押房间的那一瞬间,被注入第三种思维--准确的是电脑病毒。它告诉了我一切,它是高智商的产物。它改变了这个世界,它导致了一切不可能发生的事,包括你拿起枪……
   我要和你继续真正的爱情。因为我爱你。
   我们要冲出这个世界,回归到现实的世界中。
   这场游戏只剩下五分钟,在最后一秒如果 我们被杀死,那么前途将是光明--
 你如果看到这些,证明你还活着,让我们一起努力。
                            爱你的艾丽丝”
  我热血沸腾的关闭电脑。往里屋的楼梯前进。一边走,我一边思索,我的身体应该也感染了病毒,不,应该称为天使,是它挽救了迷途的我--我相信艾丽丝--就像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样。
    我换了弹匣,沿楼梯杀上平台。
    一个警察已在装子弹。
  “去死吧,警匪一家”
  我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子弹伴着仇恨划破他的身体,不用看结果,AK有这个实力。
    我要找到艾丽丝,我要在游戏的最后一秒和她离开这个血腥的世界。
    我的心中有团火在烧。
  平台上一无所有,更没有梯子,我真接跳下去--这个世界已经不符合逻辑了。
  终于,我望见了她的身影。
    她倚在墙角,我不顾一切的冲到她身边。她脸上的血色已经褪尽,只有无边的苍白,长长的睫毛掩盖了曾经聪慧的眼睛。艾丽丝……我心里一紧,就要流出泪来,但干燥的空气早已风干我的脸。我把她紧紧的贴在胸前,抱着站起来,猛地,我发现了正对面墙上的弹痕:
  "爱你"--
  --用心写成的终言。无边的震撼使我几乎要爆炸了,我的一切、我的所有……
    我迎着如血的夕阳往前去。

  哒哒……
  有子弹在这时贯穿了我的大脑。时间凝固了。我的灵魂在这一秒飞出,还有艾丽丝。我 留恋的望了一眼这个曾经生活过的世界,飘然离开游戏,离开了曾经被创造的世界,突破了厚厚的显示器。
  坐在电脑旁的是个光头小子。我们穿透他的头盖骨进入皮层。他的大脑深处是世外桃源,他的思维很友好。我们安定下来。
  透过他的瞳孔我最后的望了显示器一眼,电脑中的他无力的垂下冒烟的枪,墨镜反射着胜利的光辉--警察全灭--人质一个不剩。一切都结束了。
    电脑显示:该程序执行非法操作,即将关闭。鲜红的叉像是画了个句号。
  光头小子叹叹气,背起书包,摸出兜里仅有的钱交给老板,信步走出电脑室。
   迎接他的竟是如此灿烂的夕阳……
  
                                                                                                        (完)
                                                 

               作者:  拼命创意工作室  东皇太一   
                                                

[关闭][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