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的文化对抗


从巴比伦通天塔说起

相传在遥远年代以前的古巴比伦,勤劳而爱思考的古巴比伦人渴望知道天堂是什么样子的,竟想入非非,幻想建立一座通天之塔,通过它爬到天上去窥视天堂的景象。在巴比伦王的领导下,数以百万计的民众参加了这项“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浩大工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人类的壮举终于惊动了天堂里至高无上的神祗。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与天堂的神秘,神祗将数百名长着翅膀的天使委派到了人间,以阻挡人类冒犯天尊的举动。天使们下凡后,用法力夺去了建塔的人们共同使用的语言。由于语言不通,人们开始相互猜疑、怨恨、仇视甚至自相残杀,通天塔的建筑工程不得不半途而废。很多年以后,通天塔轰然倒塌,天堂成为人类永远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

天使兵不血刃地战胜古巴比伦人的办法,是夺去古巴比伦人的语言。从这个久远的故事中,我们可能不难看出语言对于人类信息交流的重要性。地球上的语言,如果包括方言的话,有成千上万种,每一种语言本身并无优劣之分。语言又是文化的表征,一个民族存在的标志就是它的语言。当异质的两种文化发生冲突时,常常表现为一种语言对另一种语言的吞没。通天塔的传说告诉我们:当一个民族丧失了它自己语言的时候,其结果是多么的可怕。

很多年以前,帝国主义用轮船、大炮、来复枪敲开了我们的国门,对我们实施侵略与征服。我们高唱着:“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新的长城……”,用大刀、用长矛、用血与肉将帝国主义驱逐出了国门,重新恢复了一个大国的独立与尊严。很多年以后,当我们听见大洋彼岸的尼葛洛庞帝高呼着:“每一个人都要学会数字化生存”的时候,当网络时代蹒跚而来悄悄改变我们生活的时候,当年的帝国主义正在干什么?

网络时代的《独立宣言》


1997年2月4日,美国总统克林顿在国情咨文中扬言:“必须建立第二代互联网络(Next Generation Internet),要比现在的快1000倍,要让12岁以上的青少年人人必须上网络。”克林顿的话是建立在1月份美国商务部针对即将到来的全球性网络商业提出的纲领性文献《全球电子商务政策框架》基础上的。该文件公然提出了建立全球网络免税区、要求全球国家遵守美国制定的网络商业法规,全面反映了美国对未来网络控制的野心,可谓美国人进入网络时代的《独立宣言》。

尼葛洛庞帝曾说:“在互联网络上没有地域性和民族性,英语将成为标准。”明白人一听就知道,他的意思是说只有美国为代表的文化才具有世界性,这样的话语对于每一个热爱自己国家传统文化的人来说,都会对他(她)的自尊心造成伤害。但令人沮丧的是,网络上90%以上的信息都是英文信息,帝国主义的语言正在对汉语实行吞没。在今天,我们是否应当吸取古巴比伦人建造通天塔失败的教训,提防我们及我们的子孙“数典忘祖”的危险?我们是否该再一次起来,携手去筑起新的长城?

德、法、日在抗争


所谓文化,是人类所创造的一切物质和精神成果的总称。网络文化以计算机技术和通信技术两大技术融合为物质基础,以发送和接收信息为核心,是人类20世纪一大重要科技成果,它正在衍生着人类对自身价值、生活方式、交往方式、思维方式的反思。利用网络进行文化殖民,是一种新的殖民方式。法国司法部长雅克·图邦认为:英语占主导地位的互联网络是一种“新形式的殖民主义”。阿尔温·托夫勒在《权力的转移》中说:“世界已经离开了暴力与金钱控制的时代,而未来世界政治的魔方将控制在拥有信息强权人的手里,他们会使用手中掌握的网络控制权、信息发布权,利用英语这种强大的文化语言优势,达到暴力金钱无法征服的目的。”“全球信息化”目前大有“全球美国化”的危险,面对美国强大的文化殖民攻势,各非英语国家都坐不住了,采取各种策略和措施进行文化对抗。这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争夺下世纪经济持续发展的综合战。

1997年以来,欧洲的德国、荷兰都在进行德语网络的研究,试图将德文打入国际互联网络,以占有这个无限前程的市场,同时与美国文化对抗;法国人也意识到了Internet对法国文化的侵蚀,图邦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中说:法语文化的生存处境危险,如果法国人不采取什么措施,就会失去机会,将被殖民化。为此,法国人还通过一项法律,要求在法国的互联网络上进行广告宣传的文字必须译成法语;在商业上一直是美国对手的日本,也不甘心本国文字被淹没在茫茫的英文信息里。他们正在建设自己的网络环境,努力做到既参与世界文化的交融,同时又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对异已文化的骚扰说“不”。

中国也应该说“不”


1995年4月19日早晨9点,随着一声爆炸的巨响,美国俄克拉荷马市联邦大楼顷刻间灰飞烟灭。169人死亡,无数人受伤,俄城顿时变成一片鲜血和哭声的海洋。这次爆炸,粉碎了大多数美国人认为的呆在家里就是安全的神话,冷了千千万万美国人的心。更令人恐怖的是,爆炸案发生后不久,网络上的一个电子公告牌上竟出现了一则关于如何制造俄城爆炸案中所使用的炸弹的制作过程及使用方法的信息。这次爆炸和以前在美国发生过的上千例爆炸案一样,是蓄意的破坏性文化行为,在恐怖分子们的炸弹中,蕴积着刻骨的反工业文明、反历史思想。这是美国文化中非主流文化中的一种。从这些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出西方社会已进入一个价值观混乱的时代,他们认为各种价值观都是相对的,对他们而言,并无一套绝对的道德规范可以用来维系个人与社会。

中国文化在西方文化的影响下,虽然出现了裂痕,但它的内核依旧。至少目前的中国人大多还具有自己独特的道德标准和价值观,他们还不会利用网上教人制作炸弹的方法去谋杀以标榜反文化,也拒绝接受网上同性恋的宣传。中国人的文化观念还有其自身的稳固性,这是西方文化一时难以同化的;另外,家庭观念在中国人的心中根深蒂固。大多数中国人从心底希望稳定、平安,尊老爱幼的优良传统仍为大多数人保持着。中华民族的文化是强大的,互联网络上不良信息的诱导一时并不能改变中国人安居乐业的愿望。因此,面对Internet的汹涌来势,我们大可不必惊慌失措。正如阿尔温·托夫勒所说:“中国自己就可以成为科学、思想发展的源泉,中国自己就可以成为生产者,它有这种潜能。中国不仅是一个知识消费者,也是一个制造者。文化的产品或者文化的生产,过去一直是西方流向东方,那么,现在,它可能由东方流向西方。”

世界文化从来是多元化的,网络时代也一样。紧锁国门拒绝外来文化侵蚀的做法大可不必,那只意味着倒退与自取灭亡。当网络时代到来时,我们不仅面临挑战,也同时获得了机遇。外来文化在冲击中华文化的同时时,也为我们提供了学习、借鉴及发扬光大古老中华文明的机会。有识之士们可以看到:尽管发达国家用了将近30年时间为这场信息革命进行准备,而真正腾飞也只是在1994年以后。可以说在信息化领域我们与先进国家差距不大,这也是本世纪中华民族追赶世界发达国家的最后一次机会,我们完全有可能在建设民族化信息网络领域与西方国家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去一争高低!

对于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应当意识到计算机网络不仅成为一种信息传播途径,而且已经成为一种文化传播途径,利用计算机网络对我国进行文化渗透,是一些观念、思想形态、制度不同的国家的战略。我们应当保持清醒的头脑,增强自己的道德观念和判断是非的能力,对那些黄色的、煽动性的和与国内法律相冲突的信息说“不”,从而使自己在信息化了的社会里不致于迷失方向。

网络时代,每一个龙的传人都将大有作为。




月光软件源码下载编程文档电脑教程网站优化网址导航网络文学游戏天地生活休闲写作范文安妮宝贝站内搜索
电脑技术编程开发网络专区谈天说地情感世界游戏元素分类游戏热门游戏体育运动手机专区业余爱好影视沙龙
音乐天地数码广场教育园地科学大观古今纵横谈股论金人文艺术医学保健动漫图酷二手专区地方风情各行各业

月光软件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