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生意不好的一天
作者: 弗里茨·莱伯

  办公大楼明亮的大门在压缩空气的推动下打开了。罗比悄悄地走出来。广场上,许多人在看服装广告牌上五十英尺高的姑娘穿衣服,有的人在读有关停战的最新消息,那些字很潦草。每个字都有一码高。当罗比出现在广场上时,大家下观众的注意力。但是大家对他的注意并没有使他感到高兴。他的感情不比粉红色的塑料女巨人丰富。不管街上有没有人,塑料女巨人总是不断地穿衣脱衣,蓝色的机械眼从来眨都不眨一下。她只招揽生意,而罗比随后出去。

  罗比是自动售货机发展的必然结果。以前的一切自动售货机都固定在一个地点,或放在地板上,或挂在墙上。它们毫无表情地用商品换货币,而罗比却能主动寻找顾客。他是舒勒自动售货机公司即将制造的一系列售货机器人的示范模型。如果公众投资的股分充足,为公司提供资金,这种机器人就可以投入批量生产。

  用罗比做广告大大促进了投资。在电视上看罗比卖东西,读有关罗比卖东西的新闻报道,都是很有趣的。但是如果亲自和罗比接触一次,那就更有趣了。那些不但有钱,而且具有远见卓识,能看到将来售货机器人一定会布满全国每条街道和公路的人,通常会买一股到五百股不等。

  罗比对围观的人群进行雷达探测,发现他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于是收住了脚步。他体内安装了时机选择装置,要等到观众心情最紧张、期望最迫切的时候才开始讲话。“妈妈,你瞧,他完全不象机器人,”一个孩子说道,“他倒象只海龟。”

  孩子的话倒也不完全不准确。罗比身体的下半部是一个覆盖着海绵橡胶的金属半球,几乎与人行道的地面没有接触。上半部是一个金属盒,有许多黑孔。金属盒能旋转,也能低头。

  罗比穿一件带裙环的女裙,闪烁着铬的光泽。上面是一个六角转头。

  “它使我想起了坦克,”一个参加过波斯战争的无腿老兵喃喃自语,迅速地坐着轮椅走了。他的轮椅和罗比的很相似。

  他走了以后,一些对罗比有所了解的人比较容易地在人群中让出了一条路。罗比沿着大家让出的路前进,人群高兴地喊叫着。

  罗比慢慢地往前滑动。每当地和别人的脚距离太近时,他就灵巧地闪到一边。裙子上的橡胶缓冲垫只是一种附加的保险装置。

  那个说罗比象海龟的孩子跳到路中央站定,狡猾地笑着。

  罗比在离他两英尺的地方停下来,六角头鞠了个躬。人群安静下来了。

  “小朋友,你好。”罗比用电视明星那种和谐悦耳的声调说道,实际上那是事先录制好的。

  孩子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你好。”他低声说道。

  “你几岁了?”罗比问道。

  “九岁。不,八岁。”

  “好啊。”罗比说,一只金属管从他的脖子上打下来,刚好停孩子面前。

  孩子猛地往后一缩。

  “这是给你的。”罗比说。

  孩子战战兢兢地从金属钝爪上取下糖果,开始剥糖纸。

  “你没有什么说的吗?”罗比问。

  “哦——谢谢你。”

  过了一会,罗比接着说。“喝点儿高级提神啤酒,再吃点儿糖果。好吗?”孩子抬起头来,嘴巴还不停地舔着糖果。罗比轻轻地来回摆动全属爪。“只要给我二毛五分钱,五秒钟之内——”一个小女孩从人群的腿缝中钻出来。“罗比,我也要一块糖果。”她要求道。

  “丽塔,快回来!”人群中第三排的一个妇女生气地喊道。

  罗比对新来的人认真扫描了一番。他所储存的人体轮廓不够精确,无法区分孩子的性别,所以他只是重复地说:“小朋友,你好。”

  “丽塔!”

  “我要一块糖果!”

  她们两个人的话罗比都不听,因为一个优秀的售货员应该专心致志,不浪费诱饵。他娓娓动听地说:“你一定得读读《太空少年凶杀犯》。我这里有——”“我是女孩子,你刚才给了他一块糖。”

  听到“女孩子”这个词,罗比把话停住了。他啰里啰嗦地说:“你一定得读读《太空脱衣舞女》。我这里就有这种激动人心的连环漫画,是最新的一期,定点自动售货机还没有开始卖呢。只要给我五毛钱,五秒钟之内——”

  “让我过去,我是她的母亲。”

  前排有一位双肩撒满了粉的年轻妇女慢吞吞地说道:“我来替你叫吧。”

  她穿着六英寸的戏台鞋滑行出来。

  “孩子们,快跑开。”她若无其事地说。她把两只手臂举到脑后,在罗比面前脚尖立地慢慢地旋转,显示她那半截短上衣和短过膝盖的紧身裤是多么漂亮。小女孩对她怒目而视。她侧身停止了旋转。

  象她这样的年龄,罗比凭他储存的人体轮廓可以区分出性别,虽然有时也会搞错,有趣而又尴尬。他羡慕地吹起口哨,人群欢呼不止。

  有人对一位朋友发表了批评性的意见:“如果把他造得更象个真正的机器人,也就是更象一个人,可能会获得更大的成功。”

  那位朋友招摇头说:“造成这个样子更精巧。”

  人群之中,没有一个人在看头顶上以潦草字体自动出现的新闻:“最新停战消息:瓦纳丁暗示,苏联可能在巴基斯坦问题上屈服。”

  罗比说:“最新寇丹,命名‘火星血’。配有喷雾器和万用护措套。除了指甲以外,每个手指都可以完全套起来,只要给我五块钱——把平整的钞票从我手臂旁边的转动滚轴塞进去——五秒钟之内——”

  “不,谢谢,罗比。”年轻妇女打了个呵欠。

  “请你记住,”罗比坚持道。“再过三个星期,富有激力的‘火星血”就再也买不到了,不管是机器人售货员还是活人售货员都不会再有存货。“

  “不,谢谢。”罗比机智地对人群进行扫描。

  “这里有男士吗?”正当一位妇女从前排挤出来的时候,他开始说道。

  “我叫你回来!”她对小女孩厉声喊道。

  “可是我还没有拿到糖果!”

  “谁会给——”

  “丽塔!”

  “罗比骗人。哎呦!”

  与此同时,穿半截短上衣的年轻妇女对附近的男士进行了仔细观察。她断定,罗比即将提出的建议。他们接受的可能性不到百分之五十,于是她就利用这场混乱,风度翩翩地滑回人群之中。罗比面前的路再次让开了。但是,他还是停下来,把“火星血”更加富有魅力的特点重新扼要地介绍了一遍,还用了许多生动的词句。可是没有一个人买。还没有到时候。

  不久,将会出现银币叮当响。钞票滚滚来,五百人拿钱争先恐后向美国第一个流动售货机器人买东西的盛况。但是罗比还必须免费地给大家耍一些把戏。大家在开始花钱买东西之前,确实应该先欣赏一下这些把戏。

  罗比继续移动到路边。高度变化马上被他的弱扫描器检测出来。他停下来,头开始转动。人群以迫切的心情默默地注视着。这是罗比的绝招。罗比的头停止转动。他的扫描器发现了红绿灯。当时开的是绿灯,罗比慢慢向前移动。但是后来出现了红灯,罗比又停下来,还是在路边上。

  人群里轻轻地啊了一声,表示高兴。在这样一个激动人心的日子里,能活着观看罗比的表演实在是太妙了。

  一排排的摩天大楼,窗户闪烁;大楼之间空气新鲜;天空湛蓝,近平阴暗。在这种环境中生活和娱乐,真是妙不可言。(但是在你看不到的高空,天空更加阴黑。在暗紫色的天空中,星星在闪烁。在暗紫色的天空中,一个银绿色的东西,呈蓓蕾的颜色,以每秒钟三英里以上的速度迅速降落下来。这种银绿色的东西是一种新研制出来的、能扰乱雷达的颜料。)

  罗比说:“在我们等待光线到来的时候,你们这些小朋友还有时间好好地喝一杯提神的高级啤。你们大人——体高超过五英尺的人才有资格买——可以享受一杯提神的香槟酒。只要给我二毛五分钱,成人二元二角五,我就可以给你们酒。五秒钟之内——”

  可是他的这些话也没有多大效果;三秒钟之后,银绿色的蓓蕾在曼哈顿上空开成了球形的橙色花朵。摩天大楼越来越明亮,简直和太阳内部一样明亮。窗户上盛开着白色的火花。罗比周围的人群也开了花,他们的衣服膨胀成火焰般的花瓣。他们的头发变成了火炬。橙色的花不断变大,向上逆行,开放。冲击波来了。一排排闪烁的窗户破碎,变成了黑洞洞。墙壁变弯、摇晃、断裂。一大片石屑从门楣上掉下来,人行道上的火焰立即熄灭。罗比被推开十英尺远,他的金属裙起了皱纹,然后又恢复了原来的形状。

  冲击波过去了。长得很大的橙色花在它魔术般的巨大豆茎上消失了。它变得很黑。一动不动。门楣上的石屑刷刷地落下来。有一些小碎片从金属裙上反弹回来。罗比稍微动了几下,好象是在摸头骨断了没有。他到处寻找交通灯,可是再也看不到红绿灯了。

  他慢慢地扫描了一周。周围没有任何东西能和他储存的各种轮廓对得上号。可是当他要移动时,他的弱扫描器就警告他,脚下有障碍。实在叫人迷惑不解。瑟瑟声和一种劈劈啪啪声打破了沉寂。起初象是远处的老鼠在惊惶奔逃的声音。一个被烧伤的人从路边站起来,他衣服上的火已经被风吹灭了,但还在冒着烟。罗比对他进行扫描。

  “先生,你好,”罗比说,“你要抽支烟吗?我这里还有一种没有上市的——”

  可是顾客已经尖叫着跑掉了。罗比从来不追顾客,虽然他可以对他们进行跟踪。他沿着那个人爬行过的路边前进,小心地和低矮的障碍物保持一定距离。那些障碍物有些会蠕动,他不得不走得很慢。

  不久,他来到一个消防水龙头跟前。他对水龙头进行了扫描。他的电子视力虽然还起作用,但是由于冲击波的影响,已经有些看不清了。

  “小朋友,你好。”罗比说。过了好久,他又说:“你怎么不说话呀?”我这里有一件小礼物给你,一块好吃的糖果。“”拿去吧,小朋友。“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这是给你的。别怕。”很奇怪,到处都有顾客开始从地上爬起来,他们把罗比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他们奇形怪状,凭他储存的人体轮廓根本辨认不出来。他们停留的时间很短,根本无法对他们进行认真扫描。

  有一个喊道:“水,”可是罗比的金属爪里没有二角五分钱的叮当声。于是他听到有人喊水后便说:“喝一杯提神的啤酒好吗?”

  火焰的劈劈啪啪声变成了风吹过丛林时的细语。百叶窗又开始吐出火来。地面上手臂和腿脚纵横交错,一个小姑娘在其间行走,地上的东西她连看都不看。她之所以能幸存下来,是因为她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她周围又站满了比她高的人。使她免受强光和冲击波的侵害。她的眼睛在死盯着罗比。她的双眼仍然充满了傲慢的自信,但是她以前注视罗比时的那种欢乐不见了。

  “罗比,救救我吧,”她说,“我要妈妈。”“小朋友,你好,”罗比说,“你要什么呢?是连环漫画还是糖果?”

  “罗比,我妈妈在哪里?带我去找她。”

  “你要气球吗?你喜欢看我吹气球吗?”

  小姑娘开始哭起来。哭声触发了罗比的另一条新电路,触发了一个备用的服务性装置。

  “出了什么事了?”他问道,“碰到困难了吗?迷路了吗?”

  “是的,罗比。带我去找我的妈妈。”

  “你在这里别动,”罗比再次安慰她。“别怕。我去叫警察。”他尖声吹了两次口哨。过了一会儿,罗比又吹口哨。窗户吐出火焰,发出轰鸣。小姑娘乞求道:“罗比,带我离开这里。”她跳上了罗比金属裙上的一个小台阶。

  “给我一角银币。”罗比说。小姑娘从口袋里找出一枚银币。放在他的金属爪里。“你的体重,”罗比说,“是五十四磅半。”

  “你看见我的女儿了吗?你看见她了吗?”有一个女人在什么地方高声喊着,“刚才我走进去的时候,让她留在外面看机器人。丽塔!”“罗比帮助了我。”小姑娘开始对她妈妈滔滔不绝地讲个没完,“他知道我迷了路。他还叫了瞥察,但是警察没有来。他还称了我的体重。你说对不对,罗比?”从街道拐角处过来一个救险队,罗比已经走过去向他们兜售啤酒了。救险队员们穿石棉服装,看样子比金属皮肤的机器人更象机器人。

访问数:


相关:



月光软件源码下载编程文档电脑教程网站优化网址导航网络文学游戏天地生活休闲写作范文安妮宝贝站内搜索
电脑技术编程开发网络专区谈天说地情感世界游戏元素分类游戏热门游戏体育运动手机专区业余爱好影视沙龙
音乐天地数码广场教育园地科学大观古今纵横谈股论金人文艺术医学保健动漫图酷二手专区地方风情各行各业

月光软件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