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玛蒂尔与钱包
作者: 奥恩

  玛蒂尔醒来,发现有个男人站在她身边,那人正试着用兑钱机,玛蒂尔一把抓起自己的包,在那人身边挺直了身体,站立着。那人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钱从兑钱机里出来,同时也正用余光偷偷地看着玛蒂尔,那眼光似乎带有几分恐惧或是几分遗憾,玛蒂尔无法分辨出他眼光的含义。她真想过去一把抓住他,对他大喊:“别那么看着我。”

  继而那个男人匆匆地极为窘迫地走了,玛蒂尔凝视着窗上的玻璃,在上面可以看到自己的哈气。她也看到旁边过往的行人。她找来一些可做毯子用的碎布,塞到她买东西的包里。然后在这样一个寒冷的早晨,她沿街漫无目的地向前走。

  昨天雪消融了许多,她的衣服上、袜子上到处都是雪水,她的衣服还没有干,一夜以后寒冷的风更加猛烈,她的袜子凉冰得仿佛要吞噬她的踝骨一般。

  每条街的居民都有自己的口头禅。你随时随地都可以听到玛蒂尔的口头语是:“从来也没得到机会”。她一边走路一边嘟哝着。她知道,有许多事是可以去做的。但当她从玻璃上看见自己面容时,便知道并没有她可以去做的任何事情了。

  她只有三十多岁,但看上去却是老态龙钟。破烂的街头是许多居民所始料不及的,也不愿相信的。为了防寒,玛蒂尔身上里里外外套了好几层——羊毛衫、衬衫、围巾。她手里拎个包,那包似乎长在她手上一样,正当她准备穿过市场的时候,忽然她发现了一个钱包。

  钱包在路边躺着,旁边什么也没有。这是一个绿色、镶着红边的钱包。她从来没见过这么难看的钱包。街上的行人拉紧衣服、帽子,匆匆地走过根本没注意地上的钱包,而对玛蒂尔来说,这简直是个宝贝。

  她踉踉跄跄地,躲闪着从一堆堆人群中穿过,她看着地上的钱包,好一会儿才拾起来,钱包很柔、很瘪。那里也不可能装有什么东西,但她想把它还给主人以便获一些报酬。

  她用冻僵的手指打开钱包,手在颤抖着,钱包差点掉在地上。钱包里只有一个加盖宾西法尼亚州公章的驾驶证。当她见到驾驶证上的照片时,便知道没有人会付给她报酬了,因为驾驶证上的名字叫玛蒂尔.格瑞逊。而照片上的人正是她自己。只是显得略微干净、年轻一些。

  她忽地瘫软一团,堆在地上,双手抱头。把头深埋在双臂之中,放在膝盖上。她抽泣着。照片上的脸蛋是那么地漂亮,笑盈盈的。她抱怨地说:“从来也不曾有过机会。”在她周围仍旧是来来往往的人群。

  她用羊毛衫的袖子擦干了眼泪。忽然钱包里露出了一角绿——原来这丑陋的东西里还是有些钱的。

  她挺了挺身,又试着把钱包拉开,钱包很柔、很软。但似乎拒绝被拉开。她还没用力去拉它就感到这钱包是如此的破旧。

  她顺着钞票的一角,把它从钱包中轻轻地拉出来,生怕把它撕坏了。钞票平平整整地出来以后,她清楚地看见上面覆盖着杰克逊的头像。接着钱包的另一角又出现了一张钞票,她又取出来,定睛地看着这两张钞票。

  这两张钞票清新爽洁,闻起来还有股口香糖的味道,事实上,它俩是排着号的。她首先想到,钱包的主人可能用过兑钱机——但这一想法显然是很愚蠢的,因为钱包根本就没有主人,而且玛蒂尔一生中从未拥有过一台兑钱卡。当餐厅倒闭后,她就再也没有过兑钱卡,并且她一生中惟一的一个银行就是在她寄宿的对面。

  又一张钞票从钱包的一角露出来了。

  玛蒂尔想了一会儿想起她昨晚还未吃饭。她没得到任何施舍物。就连饭店里的剩菜也没法得到。她想吃果酱,每当她感觉心情更糟时她总会带上一两瓶。但此刻,她的胃似乎在警告她:该吃饭了。她需要清醒一下头脑,疏通一下血脉,她终于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玛蒂尔知道,走过市场再过两道街有个咖啡亭。这时他们可能会很烦地赶她走。她把钞票小心地放好,生怕这二十张钞票会像肥皂泡似的消失,于是把钱放在外套的口袋里,把钱包放进里层的衣袋里。要饭吃的孩子们还没有出现,当他们认出她时,便会像蜂子一样拥过来。她用尽全身的力气站起来,拎着纸袋,摇晃着向前走去。

  咖啡厅里到处都是人,女服务员一直在忙个不停,她把玛蒂尔当成了这儿的常客,玛蒂尔在后排的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要了一份咖啡,涂着甜点的热蛋糕。吃了一会儿,她的血脉似乎疏通了,她不禁又把思维转到这个不同寻常的钱包上。

  活了这么多年,她从未拥有过这样的钱包。她敢肯定一点,她从没有这么多钱。

  她也肯定自己没有驾驶证,即使在埃文生意没有亏本之前,她也从未拥有过轿车。如果想拥有一辆轿车,就意味着要么是疯子,要么是富有。她要驾驶证并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想获得一些酬金。

  去年她想换个新的执照,但城市中的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好心肠的。她没有钱能付得起这方面的费用。于是,她带着钱和旧驾驶证来到警察局,并要了一张换新单。

  桌后坐着一位戴眼镜的女人,那眼镜与她的脸形极不相称,那双凸鼓的眼睛打量着玛蒂尔,看上去就像螳螂在看着猎物。她要看玛蒂尔的旧驾驶证。她说:“这个执照下星期才到期,所以现在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给你延长90天,直至你的新驾驶证下来。我问一下这是你的住址吗?”玛蒂尔左看看。右瞧瞧。她身后站着一排人,显得极不耐烦地等,他们都在瞪着她。她嗫嚅道:“呵,不。”

  这位女士像昆虫似的发出“咔咔”的声音“你必须在六个星期之内告诉我们你现在的住址在哪里!”

  见到此情此景,玛蒂尔泪水不禁涌入了眼眶。她赶忙离开了这个昆虫似的女人,离开办公室,挣脱了从前的生活方式。她意识到,她离开时忘了带上她的旧驾驶证,但她还是没回去取。

  现在她有了这样一个新驾驶证,她甚至想在费城还有个叫玛蒂尔·格瑞逊的人,或许有人用了她的名字。但这驾驶证上的照片的确是她自己的,而且比她旧执照上还新近一些

  女服务员给玛蒂尔端来一些吃的东西:“还想再要些咖啡吗?”玛蒂尔没有任何思考就点了点头,她似乎失去了什么,那个女人的话一直在她耳边——“请问你现在的住址在哪儿?”这挥也挥不去。

  在她往蛋糕上涂黄油的时候,一下子跳了起来,刀子落在了桌上。对了,驾驶证上会有地址的。她回头看了看,没有人注意她。咖啡屋里坐了许多市民,他们都在狼吞虎咽地吃着,以便吃好后出去找一份好工作。

  她慢条斯理地把手伸进衣服的里层,把钱包拿出来。钱包的第三个角又露出了钱。她拉得比以前更轻巧了。又是二十张钞票。她似乎觉得自己在做梦。但她已经有好多日子不再做梦了,即使做梦也是梦见过期的钞票或是房东跟她要房钱。

  钱包的另一角又露出一张钞票,但此时此地她并不想研究这钱包。她以为这里是个显眼的地方。如果这一切都不是梦,她决不想失去这个宝贝东西。

  她又一次审视着驾驶证,上面的确有地址在达尔文街南路。她想这可是个麻烦事,于是她想出了一个计划。

  哈利穿梭于人流之中,朝斯纳特街方向走去。他周围的人们都在擦擦碰碰中走过。哈利却沿着自己的方向向前走。突然一个流浪的女人从咖啡屋里急匆匆地赶出来,哈利迅速地改变了方向,以免撞到她的身上。这种情况他已经碰到第二次了,他不禁想:“为什么不让这些白痴都住进精神病院呢?”在他看来流浪也是在犯罪。

  又是一个糟糕的星期一上午,恐怕他上班又要迟到了。干了十七年这样一成不变的工作,他反倒并不太适应从早7点到下午3点30分。他转身走到服务厅,他的同事伫立在门边静候在寒风中,他们有些发抖。

  “哈利,早上好。”

  “早上好,思埃文。”

  他从外衣兜里掏出钥匙,寒冷的天气使他的手指都冻僵了,他终于打开门,他的手下也跟了进来。忽然他听到一阵叮当声。他转过身,只见一个人正在直喘粗气。还没等哈利问话,那人便开始把眼睛往上一翻,呕吐起来。

  凭借工作的经验,哈利从心里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不是个好人。他一把拎起那人的衣领,把他转了一圈,把他斜靠在一边。眼看这个人就要吐出来了。旁观的人心想:“弄得好!”

  当这人好一点时,哈利问他:“好些了吗?”那人摇摇晃晃地说:“放我走吧!”

  哈利不禁摇了摇头,放下醉汉,让他骂街而去。“这简直就是这城市的垃圾。”哈利心里这样说道。边想边走进洗手间。

  梳理之后,他来到售货处,店里早上忙碌的气氛令人欢愉。在冬日阳光的照射下,厅内亮堂堂的。各种糕点都摆放成一排排的,散发出芳香的气味,他看到柜台里摆满各种新花样。他有种无以名状的感觉,他不禁笑了。

  他手下的人分散在店内的各处。门卫处坐着一个便衣的守卫,他向哈利挥手打招呼,哈利也向他挥挥手。

  走进店里,哈利就会感觉比外面好受多了,外面的世界对人来说是昏昏暗暗地充满了敌意。在里面,他有自己的朋友和该做的事。

  每想到他在圣诞节高峰期把这一切处理得这么好,他认为老板一定会对他相当满意的。这个世界有这样一个规律:并没有许多好工作去做的。但对于他这个曾经做过警察的人来说,无疑是个例外……

  她从卡车上下来,按驾驶证上的地址,她又走过一条街,走了一半的路。这是个旧居民区担保存得并不好。这居民区仿佛是介于翻新和衰败之间。在这个中心城市,玛蒂尔仍能感到九分生存的恐惧。

  她摆手向站在台阶上的人打招呼,不过那些人只是瞧瞧,并没有人回应,她却一点也不在乎。

  这个旧旅馆是用砖建成的,自从乡下有许多旅馆建成后,这种旧旅馆就按月出租。在门边的一则海报上面写着,斯甘那部队驻扎处——费城最优秀的历史名店。

  玛蒂尔疑惑地皱紧眉头,顺着这个有些冰的台阶向上走,进到门里,这大厅完全是她所期望的氛围:很小的空间,灯光暗淡,到处充满消毒水的味道。大厅的左侧有两架古老的电梯,右侧有个昏暗的登记处。

  桌子旁坐着一个男人,看起来与这旅馆是同一时代的产物。他沉浸在一本猜字谜书中,直到玛蒂尔来到桌前,他才放下手中的铅笔,抬起头。

  “夫人,需要帮忙吗?”声音中含有疑问。

  玛蒂尔摇摇头。“你知道格瑞逊的房间在哪儿?”

  “我知道,但她现在还没来。这是她的行李吗?”说着她把目光移到行李上。

  玛蒂尔心想:回答这个问题是至关重要的,“噢,是的,这是其中的一部分。”

  她随手晃了晃,以显示这的确是她的财产。

  他把书扔到一边,站起来,把脸转向了玛蒂尔。他衬衫的前襟染上了墨汁。

  “你就是格瑞逊小姐?”他如坐针毡,“噢,你是吗?”他和蔼的脸色流露出几分焦急。似乎希望她能给予肯定的答复。

  “他们说你今天能来,我告诉他们首先要证明你预订的房间,所以我希望你能把你的驾驶证、护照或是其他什么

  他把她当成格瑞逊女士了。他怎么会想到那呢?他所谓的事先付钱是什么意思呢?

  “噢,是的。”她说着把钱包掏了出来,这人瞟了一眼,然后拿出一个钥匙给她。“334房间,乘这个电梯向左拐就是,请在这签个名。”

  他取出一个登记册,这登记册仿佛是富兰克林时代的。或许是它使人们相信此店的历史悠久性。他指着上面一行说道:“每三个月1200美元,就在这签吧。”

  说着,他把钢笔放到相应的空白处,玛蒂尔定睛看了看,心里直想问他这价格从哪来的?“但转念一想,反正有足够的钱,就签了字拿走了钥匙。

  334房间不大,但很干净,很舒适。玛蒂尔感觉相当满意,最关键的是房间很暖和。她一下子跳到弹簧床上,任其反弹几次,然后向洗手间走去。

  她兴奋地几乎想喊出来,她忽地产生一种无以名状的压抑,但似乎这种意识给她带来更多的快乐。她怎么可以忘却从前的日子,但很快她又从往事的回忆中回到现实。

  在这铺着地毯的房间里,尽管她很想转转把灯打开,把热水器打开,但她没有,而是走进了浴室。浴室比她想像的要大一些:大型号的浴盆、洗脸盆、白瓷器皿、白瓷砖、白天棚到处都是白色的。看起来好像处在雪景之中。不过,室内真的相当暖和。打开热水器,响了两声之后,浴室内就热气腾腾的。

  她擦了擦眼,想找块香皂。这儿当然不会有,因为这是常住性的旅店,并不是寄居地,她得自己去买一块。

  现在她的思维又是一转,回到今天最急需解决的问题上,那就是:这个钱包里究竟会有多少钱呢?

  回到卧室,她坐在床前,摸出钱包,它又不断地涌出一张张钞票。她拿出一张又一张,就这样钞票不断地涌出来……

  几百美元的现金。在这时,她耳朵里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她停下来,几分诧异后,她意识到她的耳朵没冻坏。入冬以来,她的耳朵没有冻坏,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她忽地注意到:这堆钱要比钱包厚好几倍,钱包也变薄了,只是变化非常不起眼。她压抑不住心头的一阵窃喜,自言自语道:“这是台兑钱机,噢。上帝,你终于给我机会了。”

  她心生一计,很快地又从脑海里消失了。

  她应该有节制地用钱,最好为将来做打算,或许这就是将来的生活。我会永远过上这种生活吗?她甚至怀疑自己已死了巳生活在天堂里。但她并没有死,因为她仍能感觉到身体,仍能感知疼痛。也许因为她有机会偷,但并未去偷上天才赐予她这个神奇的宝贝吧!这时她心里充满了更多的骄傲,而不是什么高尚。不过,这种好事会有多少?会维持多久呢?

  她不知道。

  她也无法知道。

  她自语道:“还是梳理一下,找份工作吧!”这样即使花光了钱,也不会流浪街头。但要找工作就得有衣服,像样的衣服,漂亮的鞋,一个名副其实的手提包,而不是纸拎包。此外还要有足够的材料,这样老板才能录用。有了相当可观的稳定职业,现在她应该去买些必需品,但去哪买呢?

  小时候,也和其他小伙伴一样有过梦想,身带兑钱卡,随便出入渥纳梅克店。现在这梦离她不远了。她马上会成为一个人物,一个被别人刮目相看的人物。

  她在镜中打量自己:满脸污秽已被热水冲洗掉了;眼泪又顺着脸流了下来。她的嘴唇在颤抖着。尽管没有肥皂,她还是跑回浴室又擦了擦脸,洗了洗手。她尽力做每件事情,毕竟那儿还有卫生纸,她可以用卫生纸擦干后晾干。然后再手捋了捋头发,她得收拾一下自己。

  屋内有一台便宜的闹钟,也不知道它走得准不准,做了这么多事情,现在才9点30分。她深知早晨9点30分实在挺早。她不敢确信、商店是否开着。但过一段时间就会看到。

  哈利沿着楼梯走了一层又一层,为了保持体形他情愿这样锻炼,走一段路、坐一段电梯。在每层楼,他都停下来,看看售货员、经理,认真地检查一遍一切安全措施,然后再前行。尽管他并不直接负责这一切,但他还是愿意在开工之前把一切安排稳妥。当然,他心里也深知这其中也包含一定的自我满足意识。有了工作就有一种责任感,并感觉自己的重要性。很快就退休了,城市规划是否真正意识到一个人的价值呢?

  他坐电梯回到主厅,又进行了最后的巡视以享受开业阳光的照射。他被眼前的一切感染了。这个月主要卖些日本货。店里又增加了许多摆设品,细微的改观。这些都足以把顾客带入购买的氛围。

  在服务台,女士们准备好为顾客查询的工作。他随手记下让吉尔看守的这层楼。上次他们受到了表扬。因为有位女士差点把她的手提包落在街口。他摇了摇头,希望他能把这座城市的犯罪分子驱逐出去,但他知道这也是不可能的。

  哈利踱步到大理石楼梯前,顺着楼梯他可以来到办公室的阳台。像平时一样,他在楼梯的最上端停下来,靠在宽广围栏上。他一想到主人在阳台上览其国土时,不禁笑了。此时此刻,他就是提纳梅克的主人。第一个顾客已经出现在两层玻璃门外,是在他的王国之外。

  正当时钟敲9点00分时,他向站在门口的雷诺点头。雷诺没有穿制服,正在门口招呼客人进入。哈利打开办公室的门,开始忙手着整理一天的文件。

  她决定首先要去整头发,然而在渥内梅克人们似乎不相信玛蒂尔会有那么高的生活品味。服务员装作没有看见她。直到玛蒂尔斜靠到桌子上,抓着笔。指着预约簿上的1点45分这栏时,女服务员再也不能熟视无睹了。玛蒂尔说道:“我玛蒂尔.格瑞逊就预约在这个时间理发,做型。”她把笔递还给女服务员。女服务员皱皱她扁平的鼻子,她看起来像只沉默的雪兔子。

  “你要用渥纳梅克卡付钱吗?”她鄙夷不屑地问,很显然她并不在意玛蒂尔的头型,而更在意玛蒂尔的个人问题调查。

  玛蒂尔撇了撇嘴:“渥纳梅克卡?”

  “既然你不是常客那你就付现金吧!”玛蒂尔对此嗤之以鼻地笑了,对此,女服务员装作不在意“——我们得要你提前付钱……”她没完没了地说,以为这样可以把玛蒂尔赶跑。玛蒂尔知道这是个借口,但觉得这对她来说不算是什么,玛蒂尔会给她一个更好的回击。

  玛蒂尔拿出她的魔术钱包,甜甜地笑开了,笑中含有几分嘲弄。“需要多少钱哪?”她问完之后递过三张钞票。

  看到女服务员的面部表情,玛蒂尔心里笑开了花。她把零钱装在口袋里,赶忙走进主厅里。

  接下来怎样呢?

  玛蒂尔用了十分钟的时间,上上下下地查看了厅里所有的物品。有些是她曾买过的东西,有些是她从未听说过的东西。她忽然想起,她被踢出商店门时,店里准备买电话器材——现在店里有许多。不经意地看像是电器,其实这些是塑料组装的,只要告诉它名称,它就会自动拨号。她喜欢那种电话,旅店里有这样一部电话,对她来说是有益无害的。

  接着,她看到那儿有电视机,酒吧里的那种大型电视,还有10多台可以放包厢里的小型电视。玛蒂尔慎重考虑,她该买什么样的。但为了找份工作,她得去买些衣服。这也是来这的目的。

  她差点忘了这点。

  在楼梯的最上面,她前后晃了两下,当电梯过来时,她赶忙走上去,按了一下二层的电钮,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但他并没有按电钮。

  门关上后,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心也剧烈地跳动,她怎么忘了电梯这么小呢?

  “你好吗?夫人。”

  随她进来的男人抓住她的手,扶直了她。他长得蛮不错,宽厚的臂膀,大大的手,二十五岁左右的年纪。他可能超出正常体重一些,但并不为胖,他穿着方式搅得她几分心烦意乱——但这太傻了,他的打扮,带有几分争议,黑袜子、暗色的运动衣、衬衫、领带,但还是有些……

  她又看了看他,夹克,但这不太对头,这是什么天气?

  “夫人?”玛蒂尔摇摇头,声明道:“我很好,我想可能是太闷了吧!处在这样的天气中你哪儿也去不了。”

  他点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

  “你的衣服丢了吗?还是你可忍受冷而无法忍受严寒?”

  这陌生人愣了一下。但电梯停在二层,他走了出去,她也走出电梯,看着他走向另一侧。10分钟后,当她在选羊毛衫时,又发现了他,他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在那儿翻着廉价的乳罩。她什么也没说,赶忙买了一件就走,由于太匆忙,差点忘了把找头钱带上。

  “夫人,”女服务员说:“你的零头……”

  她这一惊非同小可,羊毛衫差点掉到地上。“他妈的。”说着,她一口气把手里的包全扔到柜台上,回头拿过零头,塞到羊毛裙的口袋里。

  “你买了这么多东西,怎么不买几个兜呢?”说完,女服务员从柜台里翻出了一堆兜。很显然,这些包是圣诞节剩的,上面印着“渥纳梅克”几个白色非常醒目的字样。这些包有红色的,绿色的。

  “购买袋?”玛蒂尔浅浅一笑,几分悲戚,几许自嘲,“渥纳梅克购买袋?!她似乎又回到了对从前的日子的回忆中,那时候,她总是东转转,西逛逛,以此消磨时间。

  她很快把自己从回忆中拉回来了。这时,服务员给她把包打开,递给她,说道:“夫人,谢谢你。”

  在妇女用品商店里,玛蒂尔又见到那个没穿外衣的陌生人,两次碰面可能是巧合,三次可就不能不令人生疑。于是,玛蒂尔决定主动和他谈谈。

  莫不是这人和钱包有干系?或是旅店那个房间和他有关?要么也许他是心理学家。以前,玛蒂尔就听说这种事:心理学家故意把钱包丢到街上,然后观察人们是如何处置它的。这些心理学家只想测试一下:人们是诚实的,还是虚伪的。

  也许是别的什么事吧!反正,她没搞清楚。

  不管怎么说,钱包是她捡起来的,而不是别人。况且,钱包里面确实是她——玛蒂尔的照片啊!

  难道,他想把钱包从她这儿拿走?

  她怎么也找不出个答案。直接问他吧!好像不是个好办法,她一边望着他,一边在思索着办法。

  终于,他再也不能忍受她这样盯着自己不放。于是,他走到她跟前:“夫人。”

  “什么事?”

  他看起来有些紧张,“我发现从百货商店到这儿,你一直在跟踪我,告诉我为什么。”

  玛蒂尔不禁困惑:难道他以为我在跟踪他?

  不,很明显,他希望玛蒂尔会这么想。除非他真的有此想法,别人才会——

  这种想法搞得他有些焦头烂额,他确实是在跟踪她,而且有些万般无奈的意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但她必须从容地面对这一切,此外别无选择:“你一直在监视我,是不是?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要跟踪我吗?”

  他似乎被“击”中了,慌忙地抿了抿嘴,又慢慢地点了点头,“你说对了,我叫凯尼森·拜伦负责渥内梅克店的安全。”他把手伸进口袋里,把身份证取出来,递给玛蒂尔看,他的话是真的。“你说对了,我一直在监视你。”忽地,他不往下说了,他显然以为他把一切已经解释清楚了。

  “那么……”她盯着他的眼睛,从那双惺松的眼睛可以看出他昨晚睡得很晚,眼皮耷拉着,周围青一圈暗一圈的。

  “你的‘那么……’是什么意思?”

  这真是所问非所答。

  “那么你跟踪我的原因是什么呢?”

  “噢,”他笑了,“因为哈利让我这么做的。”

  “哈利?!”

  “达格·哈利,他是我的上司,我想,他可能认为你很可疑,小姐,请别再追问我了,我只是按别人的吩咐去做。”

  她理解他所处的境地,所以赞同他的话。

  “噢,小姐,真的,我真的是个好人,我所做的一切是我的工作,我想我们之间有误会,我现在带你去见我的上司——哈利,他会给你解释清楚的。怎么样?我想我是解释不清了。”

  说完,他走到柜台前,开始拨电话。“你那儿等我们好吧?我们需要把误会澄清一下……喂,哈利,…拜伦,是的,她就在我这儿,不,她使我……,不,不……噢,是的,看,你想和她谈谈吗?我马上带她去你那儿吧!好!就这样。”他放下电话,回头看着玛蒂尔,“他想和您谈一谈,你看行吗?谁也没认为你是小偷,他只是想和你聊一聊。”说完,他径直向楼上走去。

  玛蒂尔起先并不想和他走。心想,既然他们愿意跟踪我,就跟踪吧!

  但转念又一想,如果她不把这一切澄清的话,他们可能继续跟踪她,而且会更小心谨慎。想到这儿,她还是跟在他后面上楼去了。

  哈利看到拜伦正带着一位女土上楼。从她的穿着看来,她年纪不大,有四十岁吧!个子不高,有些瘦削。她留着一头直发,正拎着几个圣诞时节的背包,包里装满了东西。

  这女人拎了这么多的包,走起路来晃个不停,哈利忽然意识到:她是个女乞丐,确切地说,她就是今天早晨在街上差点撞到的那个人,她在搞什么鬼呢?

  哈利知道:事情现在变得很糟,但还是很庆幸他的警察直觉使他派人监视了这女人。也许他们错怪这个女人了,但不管怎么说,一个女乞丐在商店里一口气买了这么多如此昂贵的东西,而且是付现金,这怎么能不使人起疑心呢?

  哈利心想:“我必须把事情冷静地处理好,我绝不能得罪规规矩矩的顾客。”想着,他靠着座背坐了下来。

  听到拜伦的敲门声,哈利喊道:“请进”,随后,这位女士出现在哈利面前,这时,哈利确信不疑——她就是他早上碰见的那位,哈利示意她坐下,玛蒂尔坐定之后,把目光投向哈利,哈利则避开了。他问拜伦“还有什么别的情况吗?”

  “没有了,头儿。”

  “那好,你回大厅去吧!有事我会通知你。”

  拜伦把身后的门轻轻地带上,出去了。玛蒂尔仍在注视着哈利,他很坦诚地看了她一眼,似乎对此并不介意,看情形,玛蒂尔不会主动先说什么。沉默过后,哈利决定来个无关大局的开场白:

  “小姐,您要咖啡吗?”

  “噢,格瑞逊,谢谢你,格瑞逊·玛蒂尔,我不想喝咖啡,我什么都不想喝。”

  哈利原以为她在末了还能加上诸如“从你那儿”的话,以表示对哈利此项工作性质的厌恶。然而,她什么也没多说。哈利站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格瑞逊小姐,你知道,谁都希望自己所经营的商店平平稳稳的,再说,我们也……”

  “你们也不希望一些令人生厌的家伙进到店里,以免烦扰你的常客,是吧?!”她一口气地说完,然后蔑视地看着哈利。

  哈利吃了一惊,愣愣地看了一眼玛蒂尔。玛蒂尔的这种反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难道这些流浪汉不妨碍别人吗?他面前的这位女士说起话来像是受过教育,于是他决定换个“战术”。

  玛蒂尔望着这位略有些松懈的警官——这个安全防卫的总负责人,她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这也难怪,因为玛蒂尔从来就没偷过东西。即使在她连吃的东西也没有的时候,现在呢?她真正是光明正大地买东西时,别人却怀疑她在行窃。

  他搔了搔头,这个动作相当滑稽可笑。看样子,他搪塞什么,只听他说:“夫人,事实上,我们只是很奇怪,你究竟从哪儿搞到这么多钱?”

  他这是什么鬼话?她嘟味道:“这是我的机遇。”

  “你说什么?”

  “我终于得到机会了。”她大声地重复道。

  “很抱歉,我没能听懂你的话。”哈利说。

  当然,他不会懂。他只是个雇佣警察。她稍松了口气,但她该怎样去解释这一“机遇”呢?她把目光落到了墙上,似乎这样会有助于她迅速想出办法来。

  这次,真的生效了。她似乎读懂了自己,超越了自我,说道:“你可知道,你我之间的距离薄如纸。”

  哈利听到这话,差点跳起来。玛蒂尔目睹此情此景,她暗自得意。

  “试想一下。起先,你拥有了一份收入相当可观的工作,甚至在周末晚上,你可以带400美元的小费回家。但后来,经济膨胀,商业衰退,幸运时,也只能带40美元回家,你知道,每小时仅1.78美元的收入是无法维持生活的,但这确是一个女服务员常碰到的事……”

  “接着,各种倒霉事接履而至:信用卡失效超市也拒收支票,房东也跟你过不去。这时,只要能挺过去,都感谢上帝。”

  说着,她泪流满面,她已记不起多长时间没有哭过去了,可今天——她怎么哭了呢?今天是第二次了吧?不,是第三次?她流浪时所有的坚强此刻已化为乌有了。

  她抽泣了一会,抬头望着哈利:“以前,我一直没有机会,后来我终于获得了机会。”

  说着,玛蒂尔把一个东西扔到了桌子上,定睛一看,哈利看到那个无疑是世界上最难看的钱包——一个嵌着红边的绿色仿皮钱包,是人们常常可以从拉皮客那儿见到。哈利打开钱包,只见其中一角有张钞票显露出来,钱包里还有署名为玛蒂尔的驾驶证。上面可以看出执证者有多大年纪,什么样的头发,眼睛……上面并无驾驶区域,但驾驶证确是有效的。看完后,他把钱包还给一直在他身旁的玛蒂尔,并说道:

  “对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玛蒂尔,说实话我倒真没看出来这钱包有什么特别之处。”他紧锁双眉“我还是没明白,你从哪儿弄了这么多钱?”

  “你难道还不明白?”她大声地冲哈利喊道:“那么,我给你演示一下。”说着话,她先从钱包里取出一张钞票,放到桌子上,接着一张,又一张……,稍后,她挑战性地瞪着哈利。他小心翼翼地拿起了钞票,看了看,有三十张左右。这钱和他用支票提出的钱别无两样,这些钱而且是排着号的,他看着眼前这一百美元,无法相信这钱会属于这个女流浪汉,但他又亲眼见了,这钱确是她钱包里的,如果拜伦没搞错的话,那么她的确是付现金买东西了。哈利忽地觉得他需要慎重地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只听玛蒂说:“现在,我要去理发,请问,我可以走了吗?”说着,她把钱装进口袋里,开始收拾包。

  “你当然可以走了,让你在这儿呆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哈利说着话,站了起来,把门给她打开了,她顺着楼梯又是一晃一晃地下楼去了。哈利站在门口,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思忖着。

  理发师的手艺不错,但仍不值35美元的价。直至玛蒂尔走出理发店,她仍不能搞清楚为什么这个雇佣警察、理发师以及其他人都认为她很肮脏呢?

  她气喘吁吁地站在电梯旁,四下望了望,并没人跟踪她,或许现在他们藏得更为隐蔽了吧!

  她想去做些事,以此来证明她绝不是他们所想像的那样,她该做些什么呢?

  哈利站在桌边,桌上是这星期以来所堆积的材料,大部分哈利还未曾动过。时隔一小时,但他的脑子里仍然挥不去玛蒂尔的影子,她太不同寻常了,还有那个难看的钱包,崭新的钞票。

  办公室对他来说,一下子变得很抑郁,他需要到外面转转,他去什么地方套得到一些线索呢?对,她说要去理发店的。

  电器商店里陈列着许多日本进口的电视,还有电话机。玛蒂尔悠闲地这儿瞧瞧,那儿看看,商店总是把最贵重的商品放在最惹眼的地方,有些类电视机的确很吸引人——你可以在角落里先调一个频道,同时不影响你看另一个频道的节目。有些电视节目可以输入电脑中,效果更好——但玛蒂尔对此一丁点儿也不感兴趣。在她有固定职业时,她也并非经常看电视。

  她应该买些能用得上的东西,对电话,她似乎十分感兴趣,她也知道:她想要的那种电话也并不比别的好,再说,即使她买了这种自拨号的电话,她又能给谁打电话呢?

  商店里还售有电唱机,在她吃饱肚子,感觉现实生活确实不错时,玛蒂尔会常常去梦想的不是未来生活,而是过去的生活。她过去常常在梦想未来的生活,但梦想与现实差距很大,相反,现在她要睡觉时,她会坐到床上,回忆起过去的日子:朋友对她亦不如从前,他们似乎唾弃她。

  她所做的梦大部分与跳舞有关,玛蒂尔喜欢去跳舞。大部分周六,她都忙于准备晚上去俱乐部跳舞。俱乐部停业后,他们还跳舞吗?玛蒂尔也不知道。

  这音响设备的确不错,在一排排的音响当中,玛蒂尔最看重的是这种手提式“迪斯科”唱机。去年夏天,大街上,许多孩子一边听这种唱机一边滑旱冰,她试听了摆设中的一台,其效果的确不错,真的很好。

  她开了价,开始数钱,她有足够钱去买这台质量不错的手提式唱机——有可独立使用的扩音器,中长波接收器。自从罗斯离开WFIL电台后,这种中波收音机便落价了。她伸手把电器从架子上拿下来,她忽然意识到她根本拿不动这么多东西。

  “夫人,要帮忙吗?”

  玛蒂尔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个雇佣警官——好像是叫哈利——从她身后走过来。玛蒂尔想拒绝他提出的帮助,他一步步地向她走来,她想说的话也说不出来。

  他的眼中闪着蓝光,她不知为什么对他十分信任,甚至有些依赖感。她略带歉意地说:“谢谢你。”他给她把电器取下来,径直走到柜台前。“你今天要把所有的东西都带回去吗?你还是买个东西把它们装到一起吧!”

  玛蒂尔站在那儿,嘴巴拢不上,她的喉咙又一次哽咽了,他说话的口气很真诚,不像是在讽刺她。

  她耸了耸肩:“我事先还真没想到这点。我根本搬不动,你说是不是?”

  这个售货员是个非常漂亮的黑肤色女人,年纪与玛蒂尔仿佛,她刚为一位顾客服务完看了一眼玛蒂尔。她转向哈利:“你好,她是你的朋友吗?”哈利摇了摇头,“不,她是我的顾客,我起先错怪她了,现在我正尽力弥补。”

  女服务员问玛蒂尔:“你付现金,还是赊账?”

  玛蒂尔递给她几张钞票。

  “付你现金。”于是,她开始忙前忙后。哈利一把拉住她胳膊。

  “劳伦斯。”哈利说:“帮我个忙。”

  她抬头,“什么?”

  “请把音响送到……”他看着玛蒂尔,问:“送到哪儿?”

  玛蒂尔一愣“我……,噢,请等一下。”地址在哪儿?她把手伸进口袋里,里面有很多钱,还有驾驶证——但好像没有钱包。

  哈利明白眼前这情形意味着什么,这种情况司空见惯了。在大西洋城,一个观光旅游者去海边游泳。在他上岸擦身时,他发现钱包、钥匙都不见了。看见玛蒂尔满面愁容,他也为之难过。玛蒂尔在她新买的手提包翻了半天,他俩都知道:钱包确实不见了。

  哈利想说些安慰她的话,但他觉得这话听起来太空洞,他始终没说出来。最后,玛蒂尔把驾驶证递给多瑞。“你把货送到上面的地址去吧!”

  哈利静静地望着玛蒂尔,他实在猜不透她在想什么,这女人究竟是干什么工作的,她真的不再是流浪女了。

  多瑞把收发条写好后,她把驾驶证还给了玛蒂尔。哈利向玛蒂尔友好地伸出手。“你介意我和你走上一段吗?”

  她看着哈利,仿佛与他是初次相识。然后,她递给他一个包,说:“很愿意你能和我一起走。”

  他们走到电梯,谁也没说一句话,乘着电梯来到第一层。哈利几次欲言又止,他实在不知道他此刻该说些什么,什么话会无伤大雅呢?他给玛蒂尔把门打开,在玛蒂尔走出大门那一刹那,哈利把包还给玛蒂尔,并说道:“谢谢你光临本店。欢迎下次再来。”

  她思忖了半天,说道:“多谢,我想我会再来的。”说完,她走了。

  玛蒂尔知道她该想些什么。她确信她真的知道。

  她该想想音响了。她知道自己也太贪婪了。但她不想,也不愿总是这样想下去。那些该死的,她一直引以为豪的就是:即使在她穷得几乎快吃不上饭时,她也从未偷过东西。现在,她富有了,但也会忆苦思甜,难道清白是穷人唯一可以此为荣的吗?

  她也说不清楚,但她知道这些都并不重要。现在,她毕竟有了安身之处,她还有……多少钱呢?不管怎么说,这钱是足够她用的了。现在,她不用再为食物、衣服而发愁。她现在仍还有机会,她还可以免费坐车。

  渥拉·莉走出房间,沐浴着密西西比的太阳光,她靠洗衣服来维持生计,生活担子很重。她把盛满了衣服的柳条篮放在大石头上,生怕把那些白衣服搞脏了。上次,温尔逊夫人就借口衣服上有黄污点没有给她付钱。如果再发生诸如此类的事,她就要赔本了,回到家中,她的小凯姆因为她没钱给她买东西大吵大闹。

  渥拉·莉拿了一堆衣服晾干。当她把最后一件搭在晾衣绳时,她眼睛忽地一亮。在篮子里面,一个最为丑陋的钱包展现在眼前:镶着红边的绿色仿皮钱包。钱包的一角,露出一张花花绿绿的新钞票。

访问数:


相关:



月光软件源码下载编程文档电脑教程网站优化网址导航网络文学游戏天地生活休闲写作范文安妮宝贝站内搜索
电脑技术编程开发网络专区谈天说地情感世界游戏元素分类游戏热门游戏体育运动手机专区业余爱好影视沙龙
音乐天地数码广场教育园地科学大观古今纵横谈股论金人文艺术医学保健动漫图酷二手专区地方风情各行各业

月光软件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