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拉链
作者: 柔弱雪

  热气腾腾的浴室里,女人穿着类似体操运动服的泳装走过来。她的手臂和下肢都被光滑的衣服包裹的严严实实,只有手指和脚趾裸露着。优美的曲线,比任何减肥广告都诱人
。完美无缺的身材。

  他努力回想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残存的记忆告诉他,他是在这个女人的明媚笑容里饮了点果汁,然后就失去的知觉。至于此前他做了什么,甚至他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了。

  女人向他走过来。她天真的眼睛漆黑似墨,纯洁得一尘不染。是那种没有丝毫烟火气的女人,如果给她画了像,题名为天使爱神什么的,准会有人深信不疑。

  女人的手里是一把精致的小刀。菲薄的刃,锐利的尖,看得出给她的手感很好。铮亮的尖刀,在她手里就象一支专画工细美人的羊毫。

  他是被绑在浴缸里的十字型金属架子上,两臂伸开,象做广播体操。虽然在浴缸里一丝不挂是常事,但在女人面前,他还是有点害羞。羞涩在他脑子里只闪烁了一下,就倏忽不见。他心里只剩下好奇,睁大眼睛看这女人要做什么。

  女人的刀在他颈窝轻轻刺了下。有点凉,但是一点也不疼。有细小的血珠渗出来,草莓色的。刀子继续向下滑,过胸,腰,小腹,在到达敏感部位前停下了。只划破了皮肤,细小的血珠缀满了一路,渐渐汇合成细流。

  花洒打开了,细腻的雨水般的洒下。血和水一起流下,顺着他修长的腿直下洁白的浴缸底,一缕晕红宛转流出。血并不多,不久就止住了。

  女人的刀又来了。沿旧路重复一遍,不过这回深了些。割了肌肉。他觉得很有趣,微痒中一种莫名的冲动。血流的多了些,花洒也开大了些,血和水一起流下流出,成小瀑布状。漏水的声音很畅快地响着。渐渐地流下的水变的清澈,他肌肉里的血流完了。

  刀子在小腹割口的末端深入进去,有粘稠的液体流出,不是血。无色的,应该有气味,可是很快就冲走了,什么也闻不见。液体流光也很快,刀子又在颈窝的割口处深入下去,他清楚地感觉到,尖刃触摸了下喉管,就礼貌地打住了。下开口的液体又流了点,也很快就没了。花洒的喷头被拔下来,比拇指稍微粗点的水管插进颈窝的刀口。温暖正好的水流,柔和地从这里进去,象是体贴地抚摩五脏六腑。水流从下开口流出,顺便又带出许多液体。

  他闭了会眼睛,脑海里很惬意地浮现出少年时代在池塘的热水中嬉戏的记忆。幸福的感觉。

  等他睁开眼睛,见女人拿来一只好大的盆,也是白色。放在他脚下,顺便摸了下他光洁的脚背。

  刀子从下开口向上,划到肚脐。肠子一起争先恐后地流出,又一起乖顺地流在盆子里。热气从盆里蒸腾上来。好轻松啊!仿佛千斤重负一起卸下。他微笑了一下,但是女人并没有注意。

  胸部移来一块搁板,一只透明的玻璃碗放在上面。刀子从颈窝的开口往下滑,小心谨慎。素手伸入,探囊,他的心脏是被温柔呵弄。有点感动的感觉,象是第一次有女孩对他好。心脏被拉出来放在碗里,还在跳动。十纸尖尖,灵巧地在各血管上都紧紧系了两根丝线,间隔只有1厘米。刀子又来了,在丝线间轻轻切下,只有少许的血流出。一根,两根,都切断了。碗被捧走,那心还在一鼓一鼓地跳。他的心灵一下子宁静下来,是顿悟禅机似地宁静,略微带点欢喜。

  搁板往下面挪了挪,更靠近腹部。放上一个磨砂的盘子。刀子从方才的割口下去,在肋骨尽处停住。女人的双手,抓住割口的边缘,向左右分开。肺暴露。轻轻地,素手理出肺叶,刀子割断了气管。他的鼻孔没有了呼吸,他觉得自己现在有一种圣人般的谦逊。

  搁板移开,盘子也拿走了。

  刀子把尚未割断的肌肉割开,他的皮肉如洞开的门户。从喉咙处切掉食管,在小腹下面切断了大肠。冒着热气的盆子被端走。是一种无牵无挂的安宁,如至乐园,如归福地。

  女人把他的双眼合上,他又顽皮地自己睁开。女人把摘了喷头的水管插进他嘴里,他轻轻含了,有点淘气地咬了一下。温暖的流水从口腔漫灌到腹腔,无拘无束地。他想笑,要不是嘴里听话地含着水管,他一定会笑出来的。

  女人把碗、盘、盆都端在洗手台上,忙忙碌碌地收拾。水声哗哗地响。浴室里的架子上,不久就挂满了他的内脏,错落有致,令人产生艺术之美的遐想。

  终于忙完了,女人站在浴缸里,安了喷头,把他身体内外仔细洗搓一遍。好幸福的感觉。他对女人眨眨眼睛。可是女人还是没看见。

  水停了,毛巾擦了他。柔软的浴巾披上肩头,下摆直垂到地。女人举了金属架,把他送出浴室。阳台就在几步之外,阳光灿烂。原来是白天。

  架子被放在阳光照射的地方,他象是在做“稻草人”的游戏。日光浴真的不错。目光斜视,女人拿了矮凳,也披一件素雅的衣裳,坐在他身边绣花。这是我梦想的田园生活,他想。

  整个白天过去了。她不时关切地看他一眼,他报以微笑,她也回报以微笑。有滋有味地过着时光,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黄昏,女人举着架子,送他到壁橱里。

  黑暗。

  他有些失落。可是马上又很开心,因为他听见女人就在外面的床上,距离很近。壁橱是在她的卧室里。

  幸福地睡了一夜。

  次日照旧,阳台,日光浴,微笑。

  这样过了几天。这一天,女人忽然有些害羞。没有让他在阳台上,而是把架子放在卧室里。素白的窗帘被微风吹动,阳光淡淡地照在两个人身上。

  女人把他从架子上解下来。

  放在小沙发里。

  很害羞地取走了给他披挂数日的浴巾。

  女人低下头,可是又抬眼看他一眼。是从来没有过的眼神,不同于往日微笑的亲切。是深情。

  床上大堆雪白的棉花,女人取了,轻轻填入他门户大开的体腔。

  很快就填好了,女人拿了针线,素手抽针,埋头细密缝纫。象是贤妻在灯下缝补衣衫。

  她没有把皮肉直接缝合,而是缝上一根拉链。从下而上,拉链轻轻拉合,尽头就是在颈窝。

  女人搬出几个漂亮纸盒,里面是名牌的衣服。撕了包装,迟疑片刻,终于转身过去,俯首再不看他一眼。

  他笑笑,自己动手,很快打扮利落。

  落地穿衣镜里,一个美的无可挑剔的男子。镜子里的女人,低头不语,可是眼神流转,活泼热切。

  他知道该做什么了。

  踢开纸盒,抱她上床。她闭了双眼,晕红的脸颊,优雅的红唇。散发着香味的黑发,散落枕上。

  旗袍的盘花纽扣一粒粒解开,扯去雪白的绣花胸衣。

  赫然,她胸口的正中,一条细密的拉链,直贯而下,通向不可知处。

  肌肤滑软,体香四溢。

  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他从外面归来。女人起身相迎,递给他一把菲薄的刀子。

  浴室里,金属架上,已经赤裸了一个美丽的女子。

  他笑笑,打开水管,试了下水温。

  正好,是理想的温度。

访问数:


相关:



月光软件源码下载编程文档电脑教程网站优化网址导航网络文学游戏天地生活休闲写作范文安妮宝贝站内搜索
电脑技术编程开发网络专区谈天说地情感世界游戏元素分类游戏热门游戏体育运动手机专区业余爱好影视沙龙
音乐天地数码广场教育园地科学大观古今纵横谈股论金人文艺术医学保健动漫图酷二手专区地方风情各行各业

月光软件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