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千万里,爱的呼唤
作者: 泽津

  80天,九死一生,穿越两市五省,34岁的农民郭永山为了见病重的母亲最后一面,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硬是从山东烟台市走回了黑龙江省依兰县洪克力镇,拥抱了令他魂牵梦绕的病危的母亲。从他好消瘦的脸庞和忧郁的神态中,怎么也抹不掉那惊魂落魄的80天!思绪、情感,就像那一丝丝长线,把他牵到了令其胆战心惊的日日夜夜。

  讨钱,我要回去见病重的母亲

  不知道是第几次站在老板面前了。为讨要自己应得的那份工资时,郭永山才后悔自己这么没日没夜,卖命地努力干活。想想初来工地时老板承诺的每月800元工资,还有年底的红包,他觉得眼前这张财大气粗的脸是多么的可恶。

  为了帮母亲治病,他晚上还到附近的大酒店当清洁员,为一晚上5元钱的收入忙碌着。可半年多了,干活的工资他一分钱也没拿过。要不是这回妈妈病重打电话叫他回家,他也许想不到要来要这笔钱。

  “老板,我妈妈真的病重了,你就行行好吧!”郭永山苦苦哀求,对方却始终横着脸,说他没有钱,要等几天。郭永山在酒店打工一共攒了300元钱,除去给妈妈买药,他的衣兜里只有2元钱了。这怎么回家呢?拿什么钱坐车?拿什么钱给妈妈治病?一着急,郭永山病倒了。

  强撑着身体来到工地干活,由于身体虚弱,工人们让他操纵搅拌机。机器的轰鸣,嘈杂的声音,使得郭永山的内心烦燥得很。他身子一软,一下子跌倒在飞速旋转的电动机旁,他的左手搭在了搅拌机上。只听“哎呀”一声,他的左手食指,立时被搅拌机制钢丝绳绞掉了,鲜血一滴一滴地流淌着。他眼前一黑,就昏过去了。老板吩咐工人将郭送到医院,交了100元处置费,转身就走了。当郭永山和工友们找老板理论时,老板身边几个打手般的人物用拳头把他们挡在了外面。

  没有办法了,伤势稍好,郭永山乘着夜黑风高,逃离了工地。他把给妈妈买的药里三层、外三层地拿塑料袋包好,除此以外,所有的家当就是两个馒头。望着天上的北头七星,他心里默默地呼喊:妈妈,我现在就回家了!妈妈,你等着我回去!妈妈,我等着我给你唱歌啊!

  没钱,沿着铁路走一步是一步

  2004年2月2日一个漆黑的夜,郭永山从山东省烟台市珠玑火车站出发,沿着漫长的铁路线,徒步踏上了艰难的归乡之路。累了,在路基上歇一歇;渴了,趴在河沿上喝几口水;饿了,就把馒头拿出来啃几口。腿肿胀了,就蹲下来用手揉搓;脚磨出大泡,他把鞋脱下,找根细木条,挑开放血,接着再走。

  当他通过一座一里多长的铁桥时,一列呼啸而过的火车带起的强大冲击波冲得他连摔了三个大跟头,险些掉进滚滚的大河里去。他一手抓住铁栏杆,另一只手紧紧地护住妈妈的药品,心里不断地喊:站起来,别趴下,向前走!

  当经过铁道旁几座坟包时,郭永山害怕了。这时,妈妈那微弱的声音响起在他的耳边:“小山啊!妈妈特别愿听你唱《想家的时候》那首歌!”这让郭永山什么都不害怕,亮起嗓门唱起来那歌来。

  到了蔡家庄火车站,肚子饿得咕咕叫。馒头早就吃光了。他悄悄地走到一住宅前,礼貌地敲了门,想讨口饭吃。谁知院子里蹿出两条大狼狗,照定他的左腿和右腿狠狠就咬,鲜血染红了他的灰色毛裤。狗主人出来,听说他是来要饭的,连道歉的话也没说,就关上门。他只好托着伤腿一步一步挪到一家私人诊所,用仅有的2元钱包扎了一下,又一瘸一拐地上路了。

  当他走进青龙河火车站时,又困又乏的他一头扎在货场墙根的地上,不到半分钟就睡着了。半夜里,郭永山被六个乞丐“劈劈啪啪”地打醒了。一位50多岁的老乞丐喊叫道:“你赶快给我们离开,这是我们的地盘!”几名乞丐将他抬到台阶前,狠狠地往铁道上一摔。老乞丐老把药品使劲向铁路中间抛去。郭永山强忍着痛爬去捡,当他拿到药时,差点被疾驰而来的火车撞上。他的泪水恣意地流淌着,心里默默地念道:妈妈,你等着我回去!妈妈,等着我给你唱歌啊!

  野狼,你不能阻止我回家的脚步

  走出了山海关,塞北的风像无情的鞭子抽打着他的身体。肆虐的雪花像傲慢的妖怪落在他的头上。每当饥寒交迫,就为顾客、老板唱令人心酸的《想家的时候》这首歌,换来剩饭、剩菜。吃饱后,又抖擞精神,拄着铁棍向前行走。

  到了2004年3月31日,他已经走了55天,迈进了沈阳车站。望着川流不息的各种车辆,产生了扒车的念头。前两次都被发现,被推下了车。当他第三次成功时,却没想到:到达的是大连。他气得连捶自己的胸膛。沿着铁路线走进车站附近的饭店为老板们唱起了《想家的时候》这首歌。吃完剩饭、剩菜,他又向老板索要了几张旧报纸和一盒火柴。他想冷时就用这个取暖。在一个暮色深沉的夜晚,他不小心迷失了方向,稀里糊涂地走进一片树林中。忽然有六个绿光一闪一闪地向他移来:狼!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吓得哭起来,边哭边退。当他的右手碰到衣兜里的火柴时,想起了野狼最怕火光。他哆嗦地从衣兜里掏出报纸点燃,又将附近的蒿草和乱木堆积起来把火接过去,并操起两个火把向野狼掷去。才把它们赶跑。心中踏实了一些,可想到妈妈病中的电话,心里就不是滋味,惟一的愿望就是想让妈妈一定要等到他回家。

  回家,歌声伴着妈妈安详地长眠

  走了78天后,郭永山终于昏倒在大庆市的一个建材市场内,好心的人们报了110,郭永山被赶来的干警送到医院抢救。他把78天来的经历告诉了身边的干警,他们被深深地感动了,尹所长告诉他:“不要怕!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送你回家!”

  第二天,也就是2004年4月15日6时55分,他被安全地送上了开往佳木斯方向的火车。一天后,他终于到达了依兰县洪克力镇。一下车就快速向家中奔去。推开门,郭永山急冲冲地走到妈妈病床前,泣不成声地说道:“妈妈,儿子回来了!”瘦如干柴、满脸沧桑的郭大妈伸出布满老茧的手,颤巍巍地念叨着:“儿子,你回来了!儿子,妈想死你了!”永山告诉了妈妈从山东徒步带药回来,郭大妈努力睁开浑浊的双眼说:“儿子,妈妈最后想听听你那《想家的时候》的歌声啊!”

  在郭永山含着泪的歌声中,郭大妈一手握着儿子千里迢迢带回来的药品,另一只手扯着郭永山的手,永远地睡去,脸上是笑容,安详而满足的笑容……

访问数:


相关:



月光软件源码下载编程文档电脑教程网站优化网址导航网络文学游戏天地生活休闲写作范文安妮宝贝站内搜索
电脑技术编程开发网络专区谈天说地情感世界游戏元素分类游戏热门游戏体育运动手机专区业余爱好影视沙龙
音乐天地数码广场教育园地科学大观古今纵横谈股论金人文艺术医学保健动漫图酷二手专区地方风情各行各业

月光软件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