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安妮宝贝
少年往事
作者: 安妮宝贝

  在大学宿舍里第一次看见晴雪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来自西北某个城市的女孩,是我前世相欠的人。
  安,帮我挂蚊帐好吗。她站在那里,对我温柔无助地笑。我就爬到上铺帮她挂。
  吃饭一定要等着我呀。我不想一个人去食堂。
  一起去逛街好吗。帮我看条裙子。
  除了她天性的柔弱和依赖心,晴雪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女孩。漂亮而且单纯。
  谁都知道,要找晴雪,先找到安蓝就可以。
  当然,晴雪对我无所不谈。有时,她爬到我的床上来,和我挤在一起。她表达她的感情的方式,象一只温暖的小狗。把头埋在我的肩上,然后不停地絮絮叨叨地说些废话。我一直很奇怪她没有接受那么多男生的邀请。她说,安蓝,你不要笑我。我喜欢一个男孩已经有8年了。
  瞎说什么,那时你才几岁。
  12岁。我上初一。
  他知道吗?
  他不知道。她轻轻地笑。但是他逃不了。我们从初中开始就一直是同学。考的大学都是同一个城市。
  也是在这里?
  就是理工学院呀。离我们学校就5站的路。以后我带你去,你帮我看看。
  象帮你看一条裙子一样?要知道我们两的眼光向来不同。比如我喜欢白棉布裙子,你却不喜欢。
  我取笑她。心里却感觉落寞。我不知道有没有一个男孩会让我悄悄地喜欢上8年。也许是幸福的。
  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们一起去了理工学院。在大操场那边,一大帮男生在打蓝球。晴雪说,猜猜看,他是哪一个。我说,最高最帅的那个。其实我一眼就看到一个男生,看过去很平常,却有一种坚定沉默的表情。很酷的眼神。结果,那两个男孩一起跑了过来。
  晴指着那个男生对我说,这是苏阳。然后介绍那个帅男孩说,他的同学林鸥。
  我记得那个春天午后的阳光,灿烂地从浓密的树荫中洒下来。苏阳认真地看着我,他的眼睛突然使我的心里一片寂静。
  那天我们一起去了校园外面的菜馆吃饭。然后又去酒吧打牌。
  打千分不是我的强项,但奇怪的是如果我和苏阳搭对,我们总是嬴,而且一般是双双脱手,一下就拿下四百分。打了三局,晴雪就吵起来。不行,不行,你们两个不能搭一起。真是邪门了。
  那就摸牌决定吧。苏阳说。
  摸完大小牌,结果还是我和他一起。
  我和苏阳大获全胜,晴雪和林鸥请客吃夜宵。然后两个男生送我们回去。
  下周我们要报仇雪恨,林鸥。晴雪笑着说。
  我知道她只是想再见到苏阳。她的感情是没有任何伪装的。好了好了。苏阳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头,小孩子晚上要好好睡个觉。晴雪对他做了个鬼脸。她是快乐的。
  深夜的时候下起了雨。我打开手电在被窝里看卡夫卡的小说。突然晴雪在上面伏下头来,安,我老是睡不着。
  要我唱催眠曲给你听?
  不,你背一段诗给我听吧。我很想听诗。
  我坐了起来,在黑暗的雨声中关掉手电。

  如果你
  如果你对我说过
  一句一句
  真纯的话
  我早晨醒来
  我便记得它
  年少的岁月
  简单的事
  如果你说了
  一句一句
  深深浅浅
  云飞雪落的话?

  晴雪深深地叹息。她的黑发长长地流泻下来。我真的觉得快乐,安。我真想你能和我一起体会。
  我知道。傻瓜。我伸手摸她美丽的脸。
  黑暗中我记得那个男生的眼睛。他坐在我的对面,用眼光示意我该如何出牌。他的每一个暗示我都读懂。他的每一个表情我都了解。可是我们没有任何言语。

  秋天我们决定去爬山。
  可爱的晴雪居然穿了一条漂亮的凯斯米裙子。苏阳忍无可忍地笑起来,我的小孩子,你是去参加PARTY吗。晴雪委屈地说,我又不知道是来爬这种荒山野岭,还以为是有台阶的那种呢。
  苏阳把她的包背到自己的身上,然后又脱下牛仔外套要她披上。他转向我,安蓝,把你的包也给我。
  我自己背吧。没关系。
  我们沿着水流的方向向上面攀爬。到处是茂盛的灌木和树林。我很快就发现自己的速度偏快。苏阳完全被晴雪给困住,离开她半步都难。晴雪不时发出惊吓的尖叫。林鸥则在前面负责开路,打掉长的枝条和荆棘。安蓝,你不要跑丢了。林鸥叫我。不会。我在上面等你们。
  在半途我摔了一跤,手被荆棘拉开一个大口子,但终于到达了无人的山顶。爬上巨大的岩石,我坐在最高的地方看遥远的海面和起伏的山峦,阳光和山风都是猛烈的。这一刻,我知道我可以和自然融为一体。
  苏阳接着抵达。晴雪怕我走散,特意叫他追上来。
  你真是让我吃惊。安蓝。爬山的时候比男生还勇敢。
  习惯了。小时候养在乡下外婆家,最喜欢爬到山顶,一个人坐在岩石上看远方。
  你看到过一些什么?
  看到我的梦想和失望。
  他转过脸,锐利敏感的眼光盯住我。
  短短的一瞬间,我们一起聆听着风的声音。我突然流下泪来。
  你的手流过血了?让我看。
  不要紧的。一点点小伤。我把自己的手放到背后去。
  他不再说话。固执地看着我眼中的泪水。
  然后晴雪的叫声响起来。安,你们在哪里。我们同时转过身去。

  我渐渐沉寂下来。当林鸥约我去看电影时,我第一次答应了他。
  在一起说说笑笑,看完一场无聊的电影。
  在校门口,这个帅帅的男生对我说,安蓝,有时候我希望你是个男孩子。
  为什么。
  因为你是个男孩的话,我就不用担心我会喜欢你。
  我笑着打他的头。林鸥认真地看着我,突然说,女孩傻一点会比较快乐。安蓝,你会为你的敏锐付出痛苦。
  我离开他向宿舍走去。天又下起雨来。
  晴雪一个人楞楞地坐在我的床上。安,我们吵架了。
  为什么。
  他说他其实不喜欢我。她睁着美丽的眼睛,迷惘地看着我。为什么他对我说这些。
  我的心里好痛,安。真的好痛。她温暖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掉落在我的手心里。
  我的脑中轰然一响。我找他去,晴雪,别担心。我把他找回来,他是瞎说的。
  安,你一定要帮我。一定要。她无助地紧抓住我的手。
  我昏然地跑到校外,拦了一辆车。走到理工学院的大操场,我看见了暗淡的路灯下,一个独自在投篮的男生。我在旁边坐下,静静地看着他。然后他向我走过来,雨水顺着他的发梢不断地滴落。他的眼睛固执而沉默地看着我。
  就在短短的瞬间,我们读懂了彼此要说的话。
  对不起。安蓝。他垂下眼睛。
  给她打个电话吧。小女孩受不了这些。
  我们一起向电话亭走去。我看着他拨号,等着别人去叫晴雪来听,然后听他解释说他心情不好乱说话。听他哄她,要她早点睡觉,然后许诺明晚带她出去玩。然后他挂下电话。
  他说,我送你回去。
  不要了。我自己可以。
  他送我到校门外,我们等着车经过。雨越下越大,我们沉默地并肩站在一起。
  那天我第一次看见你,你穿着一条白棉布的裙子,光脚穿球鞋。他说,你好象不属于这个不自由的世界。我看着你,那时我就对自己说,这个女孩你永远都是得不到的。
  可是我幻想有一天我能够带你走。我们爬到山顶去看远方的海。你可以把你的伤口交给我。
  我笑着点头。我说,可是我们当中一直有着一个晴雪。苏阳。命运把它的手伸过来的时候,我们都已经丧失了自由,我关上了车门。我终于可以让自己的泪痛快地流下来。
  那天晚上,我做了唯一一个关于苏阳的梦。好象还是那个春天的午后,在阳光灿烂的大操场边,苏阳对我跑过来。短短的黑发在风中飞扬。我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欣慰地发现只有我们两个人。没有晴雪。没有任何现实。

  毕业后,晴雪和苏阳回到西北他们的家乡。苏阳进了一家大公司做软件,而晴雪做了教师。
  晴雪还是常常会有信来,一年后寄来他们的结婚照片。我看到苏阳的脸,还是有着我熟悉的坚定沉默的表情。晴雪说,苏阳叫我替他问候你。
  我们中间永远隔着一个人。那次听一首歌,旁边的旁边的是你。突然了解了那种无奈的心情。。
  我不再觉得晴雪用8年的时间去悄悄地喜欢一个人是一种幸福。
  有些人要用他们一生的时间去忘记一个人。没有开始。所以也没有结束。

访问数:


相关:



月光软件源码下载编程文档电脑教程网站优化网址导航网络文学游戏天地生活休闲写作范文安妮宝贝站内搜索
电脑技术编程开发网络专区谈天说地情感世界游戏元素分类游戏热门游戏体育运动手机专区业余爱好影视沙龙
音乐天地数码广场教育园地科学大观古今纵横谈股论金人文艺术医学保健动漫图酷二手专区地方风情各行各业

月光软件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