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安妮宝贝
伤口
作者: 安妮宝贝

  第一次见到罗,是因为公司要为他们代理的产品做广告。具体文案是我负责。

  我想要些更多的资料。就跑到他的公司。

  在和部门经理交涉的时候,他刚好经过。他说,你是安蓝。我看过你写的广告。

  写得不错。他的普通话有浓厚的北方口音。看人的时候,眼光明亮而肆无忌惮。

  也许处于权威地位的男人都会这样地看人。我对着他的目光。在短短的几秒钟里,我想我的眼神一样的顽固。然后他沉默地走开。

  我喜欢英俊的男人。我一直是比较好色的一个人。一个男人能引起我的兴趣,只有两个可能。

  或者他很聪明。或者他很漂亮。罗的身材已经开始有些发胖。但是整个脸部依然有锐利的轮廓。

  在年轻的时候,他应该是非常英俊的男人。

  我抱着资料在电梯里的时候,回想了他的手。在从36层到地面的短短时间里,我想着如果这样修长的手指抚摸在皮肤上,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然后我对着电梯阴暗光线中的镜子,轻轻地笑了。 

  乔曾对问我,安,为什么你的脸上会有莫名的微笑。

  那年我们16岁。在一个重点中学读高一。一次学校举行大合唱比赛,我们反复地排练几首歌曲。

  很热的夏天中午。在空荡荡的大礼堂里面。歌声显得卖力而疲倦,大家都很渴望午睡。

  然后我突然无法克制地微笑起来。并且笑意越来越深,终于发出冒失的声音。

  老师提醒了我几遍。

  可是每一次重新开始的时候,我又笑。

  排练几乎无法完成。

  老师恼怒地说,安蓝,请你下来。你什么态度。这是一首需要凝肃悲壮气氛的歌曲。你居然当着玩。

  最终我被取消了参加这项活动的资格。

  比赛的那天,大礼堂里坐满人,一个班级上去演唱的时候,一整片地方就只剩下凳子。

  阳光透过大礼堂的窗口照射进来,使我独自在一大片空登子中显得特别刺眼。

  有另外班级的学生朝我看。爱看不看。我冷漠地转过脸去。我觉得自己是一块冰凉的玻璃,反射着一缕缕好奇的眼光。

  乔问我,那时到底为什么笑。其实我只不过突然开始想象,同学们站着睡觉的样子。

  我不觉得想象有什么不对。

  这只是一个能使我快乐的寂寞小秘密。

  我在那个重点中学里的形象,也许就是从坐在空凳子中间被注视开始。

  从小我就是不会讨好的女孩。

  母亲离婚以后,脾气变得暴躁。我们无法给彼此安慰。我常常挨打。她用手,用拖把,用衣架。武器非常的多。我不喜欢她对我说话的方式。比如她说,你说你错了,我就不打你。我给她的回答只有沉默。有时她又说,你只要哭出声来,我就不打你。

  可是我从不掉泪。这样的纠缠常常要等到邻居来劝才停止。林的妈妈把我领到她的家里。

  我一边吃她给我的苹果。一边冷漠地听着母亲歇斯底里的哭泣和咒骂。

  我不知道如何可以让母亲快乐。也许这不是我的错。

  从小我皮肤的恢复能力就特别好。不用依靠任何药品。几天以后任何伤痕都会愈合。有时候我抚摸自己如丝缎般光滑的肌肤。

  我似乎听到它会发出寂寞的声音。

  只有一次。上体育课的时候。我的腿被打得肿胀,跑了几步就无法克制。我强忍着退到操场边上。不想让老师感觉到我的异常。因为不想让他看我的伤口。

  伤口是丑陋而羞耻的。只能在孤独中隐藏。

  每个周六放学下午,林来校门口等我。

  他骑着他破破的大自行车,从市区一直骑到我在郊外的学校。他等在校门口的形象让进出的女生们瞩目。长长的腿抵着地,抽着烟。

  乔搞不清楚我为什么会和一个职高毕业的男生恋爱。当然,他很英俊。乔微笑地对我说。你的选择非常本能。

  她喜欢取笑我。我早已经习惯。就象我和林之间的感情。那时他已经工作。在一个偏僻的港口边上开了一个加油站。为来往的渔船加油。空闲的时候喝酒打牌,唱唱卡拉OK。生活已经把他定型。他无法再往高处去。

  可是我习惯和他在一起。

  习惯他轻而易举地就把我抱起来往上抛,看着我尖叫。习惯他走路的时候,把他大大的温暖的手放在我的脖子后背上。象拿一只小猫的样子。

  我无法告诉乔更多。当我在他的家里,等着林的妈妈给我拿来苹果的时候。他把他所有的漫画书都堆到我的身边。虽然他不和我说话。

  夜自修的时候,乔偷偷地拿出高年级的男生写给她的信给我看。乔在爱情的水流边矜持而快乐地撩起裙子,想试一试水温。而我。

  我是一个已经被沉溺的人。

  甚至我无法选择。

  因为那个广告,我去罗的公司跑了好几趟。最后定稿下来,是下班的时候。他们要出去聚餐,庆祝一个副总经理的生日。

  罗说,安也一起去。我拒绝了。

  我们等电梯。罗站在我的身边,但没有再对我说话。电梯里面很多人。大家放松地开着玩笑。

  我贴在电梯壁上。罗还是在我身边。

  是在32层的时候。他突然牵住我的手。温暖的手指,轻轻地把我的手蜷起来,放在他的手心里。我没有看他。我让他握着。在别人眼里,也许我和他互不相关。但是我们的手指却交缠在一起。

  暧昧而缠绵。他似乎在沉默中认真地体味我手指的柔软。他轻轻地抚摸着它。

  电梯不停地开门关门。到一楼的时候,拥挤的人群开始疏散。罗在那时放开了我。

  他甚至没有对我说再见。

  手指上有粘湿的汗水。我把手放在裙子上慢慢地擦干。

  他和我有着同样的方式。直接。并且不动声色。

  乔曾对我说,安,你象某种杀人植物。

  外表看起来不会带给人任何威胁感。但是你会在别人接近你的时候,突然喷射出毒液。呵呵。你让人措手不及。

  有吗。我心里想。我不知道。在人群中我是低调的人。神情冷淡,漫不经心。

  毕业后我留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维持自己的生活。

  我还没有固定的情人。因为碰到的英俊或者聪明的男人实在太少。

  有时也会在路上偶然邂逅,和我想象中一样的男人。平头,穿灯心绒衬衣和绒面的系带皮鞋。

  我想我是否能够走上去对他说,你好,今天是否过得好。然后和他聊天,吃饭,散步,直到做爱。

  在我想象的瞬间,他已经消失不见。

  虽然那一刻,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只剩下5公分。

  幸好我有工作。在高层大厦的落地玻璃窗前,看下面的大街和大街上的行人。

  在温暖的阳光下,一边喝咖啡一边写文案。这样度过8个小时。然后晚上洗个澡,看一本可以催眠的书。又是一天。当然现在刚刚出现的,还有罗的约会。

  他常常在黄昏的时候,打电话到我的公司,约我吃饭。

  他带我去很贵的地方。星级酒店的餐厅。有特色的菜馆。而去得最多的地方是日本料理店。

  清淡的食物。精美的瓷器。温暖的灯光。我喜欢这些东西。是罗带给我这些。窗外夜色弥漫的时候,里面的客人总是很多。大家热热闹闹地围着一个椭圆形的台子。传送带上是一小碟一小碟的寿司。每个人的位置都有一个热水龙头。拧开以后可以泡茶喝。白瓷杯子里是清香的茉莉茶包。

  我曾经仔细看过那些碗盘。上面很多是优雅而流畅的花朵图案。花都是开到极致的。没有花蕾。

  我说,日本人对美和伤感有极端的推崇。比如川端康成。比如浮世绘。比如花吹雪。

  罗喜欢听我瞎侃。他总是微笑着看我。

  眼睛稍稍地眯起来。有平和的温情。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我产生兴趣。我不是美丽驯顺的女孩。不会讨好别人。可是他给我食物,时间和纵容。他没有和我做爱。我等着看他会如何开始。也许随时都会发生。又或者。始终都不会发生。

  我们在人群中告别的样子就象两个陌生人。我从不回头看他。

  自然也不知道他是否曾回头看我。

  深夜独自睡觉,最怕的事情是失眠。

  因为失眠会带来很多往事。沉淀的记忆就如死鱼一样从时光已经混浊的水面上浮起。散发出腐烂的气息。让我窒息。窗外有时有回旋的风声。我听到自己的皮肤发出寂寞的声音。还有蚀骨的寒冷。原来从来就没有消失。

  15岁的时候,父亲重新结婚。那一个夜晚,母亲打我比任何一个时候都要厉害。直到把那边竹尺子打断。随着竹尺子清脆的断裂声,母亲楞在了那里。我鞋子也没有穿。跑出了家门。

  秋风冷冽。我一边跑一边感觉到自己的颤抖。没有穿鞋的脚踩着地上厚厚的落叶。风在耳边呼啸的声音。树叶碎裂的声音。心脏在麻木中跳动的声音。象黑暗一样把我淹没。

  那时林已经搬家。

  可是这是我唯一可去地方。我足足跑了近10站的路。

  晚上躺在林家里的沙发上,我感觉到疼痛。虽然背上抹了药水,可是烧灼般的剧痛让我无法停止颤抖。我推开林的房门。在黑暗中我摸到他的床。我说,林,我很疼。林把我抱在怀里。他用被子盖住我。他轻轻抚摸我的头发。他说,会好的。安。一切都会好起来。

  可是我还是疼。我不知道该如何平息这种把我吞噬的疼痛。我不停地颤抖。然后突然林把我拉了起来。他脱掉了我的衣服。他说,让我看看你的背。

  这是我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裸露出我的伤口。我企图挣扎。可是赤裸的伤痕累累的背已经负荷了很多东西。冰凉的夜风。苍白的月光。

  还有林柔软的嘴唇和温暖的眼泪。我拼命屏住呼吸。只有屏住呼吸,才能感受这样甜美的亲吻和抚摸。

  我的皮肤是这样贫乏和寂寞。我愿意在林手指的辗转中支离破碎。虽然如此疼痛。可我依然希望他不要停止。一直一直。不要停止。

  在黑暗中,我又看到那个被检阅着伤口的女孩。她趴在那里。没有眼泪。忍痛而苍白的脸就象一朵盛开的花朵。在激情恐惧和渴求中,走向枯萎。

  我从黑暗中坐起来。喝下很大一杯冰水,让自己的心跳平静。

  我已无法忍受往事的堕落。

  我对罗说,我想结婚。你是否可以帮我介绍。

  我们吃完饭,走在大街上。罗想给他的女儿买份礼物。他的小女儿要升小学5年级。

  我帮他挑了一个很大的芭比娃娃。粉红的裙子,金色的卷发。小女孩的世界里这些就是惊喜。

  罗笑着问我,这是你小时候喜欢的娃娃吧。他看着我把这个庞大的娃娃抱在怀里。

  没有。没有娃娃。没有裙子。没有糖果。没有抚摸。可是我什么也没说。我只是对他说,我想结婚。你是否可以帮我介绍。

  罗在夜色中看着我。他的手犹豫地握住我的手指。因为什么想结婚。

  我笑笑。想生个孩子。想老得快一点。

  想有个人能在一起。

  突然有一刻,我的眼睛里涌出眼泪。

  在我毕业的时候,母亲已经再婚。她性格柔和下来。原来孤独会改变一个女人。我突然原谅了她对我做过的一切事情。身上的伤口已经全部痊愈。甚至没有留下一个疤痕。

  乔也结婚了。乔说,你早就应该和林分手。他和你不是同一条路上的人。他是太平庸的男人。乔不知道在我刚上大学的时候,林就准备结婚了。

  最后见的那一面。林说,我们一直没有共同的基础。唯一的理由也许就是你15岁的那个夜晚。

  可是你会长大。你身上所有的伤口也都会消失。你会有更好的生活。安。你并不属于我。他轻轻地把我推开。就在他把我推开的瞬间,我听到身上所有光滑的肌肤绽裂的声音。伤口依然在孤独中流血。

  没有。没有人抚摸。他看着我的伤口。

  我的背赤裸在月光下。我只希望他继续。

  继续。

  虽然这样疼痛。可是无法停止。 

  我抬起头,看着罗。我的眼泪流下来。

  我对他摆摆手。然后用手心捂住自己的脸。

  相亲的那天,罗问我是否要陪我同去。

  我说,不用。

  下班以后,我独自赶到那个约好的酒店。我也想过要把自己好好打扮一下。或者抹点口红。

  或者换条漂亮一些的真丝裙子。但最后还是穿着那条皱巴巴的棉布裙子出现。

  脸色苍白。发干的嘴唇似乎粘在一起。

  那个男人和他的母亲一起出现。他们等在大堂的咖啡厅里。母子俩非常相象。

  脸上都有一种刻板的线条。可是罗对我说过,这个男人学历事业都非常优越。他说,安,我希望你能为你的生活打算。

  我微笑着在他们对面坐下来。这样的场面难不倒我。我从小就学会如何不动声色。我安静地盯着这个男人的脸。我不喜欢他的眼睛。不喜欢他的嘴唇。不喜欢他的手指。然后我对他说,你好,今天是否过得好。这个瞬间,让我想起我在路上邂逅过的平头男子。可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头发是卷曲的。

  我是否要和这个手指肥胖的男人度过一生。我想象他的手指抚摸在我肌肤上的感受。我的脸上突然显现微笑。终于笑意越来越浓。我笑出声来。

  罗又约我去吃饭。那天我们要了清酒。

  我喝醉了。

  喝醉的感觉是郁闷的。我向罗要了烟抽。罗说,你知道那个母亲对我说了什么吗。我说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罗轻轻地叹息。然后把他的手放在我的头发上。他说,没有人需要你的美丽。你还是孤独吧。

  夜已经很深。寿司店里空荡荡的。放着一首悲怆莫名的日本歌。也许秋天马上就要过去了。

  辛辣的烟雾吸进肺里的时候,我感觉到隐约的快意。我把自己的头发散下来。

  我说,罗,请你拥抱我。罗看着我 。他说,我的生活很正常。不想让你摧毁我。

  一个拥抱就会摧毁你的生活吗?你不要低估你自己的顽强。我笑着伏过去亲吻他的脸。

  罗轻轻地把我的脸托起来。他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第一次我在他的眼睛里发现疼痛。

  他说,因为你是一个始终带着伤口出现的女人。

访问数:


相关:



月光软件源码下载编程文档电脑教程网站优化网址导航网络文学游戏天地生活休闲写作范文安妮宝贝站内搜索
电脑技术编程开发网络专区谈天说地情感世界游戏元素分类游戏热门游戏体育运动手机专区业余爱好影视沙龙
音乐天地数码广场教育园地科学大观古今纵横谈股论金人文艺术医学保健动漫图酷二手专区地方风情各行各业

月光软件站·版权所有